新聞專題

商鋪政見成消費指標 反送中引發「顏色消費」

反送中運動引發的警民衝突持續,社會根據政治立場分化成藍黃兩個陣營。近月網上流傳著「黃藍店鋪表」:「黃店」支持反送中;「藍店」支持政府執法。網民根據店鋪表發起罷食罷買藍店,支持黃色小店的行動。然而單靠人們投稿的資料來源卻未必可信,有店舖被錯認「藍店」,損失慘重。有商界人士認為,商家不應將政治立場帶進食肆。

黃藍分類靠網友投稿 部份店鋪有「偽黃」之嫌 

近月多個社交平台如Facebook及Instagram都流傳著黃藍店鋪表,每個地區都有專屬的一個,可見其覆蓋度甚高,大部分資料來源則來自該區的網友。。她解釋,資料大多來自網友投稿,「一開始相信網上討論區的資料,但慢慢發現未必準確,所以會要求投稿人附上圖片或影片證明,沒有證明的投稿就不會接納」。她知道網上有其他平台也有整合黃藍店鋪的資料,故會先參考經證實過的資料再整理表格。一些不確定立場或只是員工發表個人言論的店鋪,會被單獨列入綠色店鋪(即未確定店鋪政治立場/中立),從而增加店鋪分類的準確性。

goodwest_standwithhk是在社交平台分享美食的帳戶 (Instagram截圖)

K先生(化名)自9月開始在社交平台創立帳戶,分享「黃店」位置。他曾因為有店鋪有「偽黃」(假稱黃店)之嫌,引起讀者不滿繼而將貼文刪除。九月初,K先生曾發文介紹食肆「香港郵意」,但貼文發佈不久後,就有數位讀者留言指,該店店主曾參與撐警集會,又在個人帳戶對示威者惡言相向,並非真心支持運動,有讀者更附上相關連結作證明。「一開始希望交由讀者自行判斷,但大家都不希望助長『偽黃』,所以在進行公投後決定撤回貼文。」

被誤認「藍店」 網民負評攻擊

位於銅鑼灣的「龍門冰室」因出現在富臨集團的年報內,而被認為是旗下餐廳。富臨被質疑是早前襲擊示威者的福建幫創辦,「龍門冰室」因而被網友列入「藍店」,短期生意下降兩、三成,老闆張俊傑對此感到無奈。張指,與富臨旗下的「龍門冰室」只是同名,並沒有任何關係。他表示,自己「黃到發光」的立場從未改變,在遊行期間曾派水,亦向學生提供免費餐,因此不希望店鋪被誤會成「藍店」。他在發出聲明後重獲網民信任,其後生意逐漸回穩。

「龍門冰室」因與富臨旗下一茶餐廳同名,被誤列入藍店, 老闆張俊傑其後澄清,推出免費學生餐,以示支持香港人。

「德成巷仔」是另一間被網民誤認為「藍店」的食肆。老闆Savin Kwok則認為網上的攻擊比生意影響更多。有網民在社交平台上投稿,指餐廳員工說「不做年輕人生意。」流言傳出後,店鋪被標籤成藍店,大量網民在專頁留下負評。老闆隨即在Facebook的專頁發出聲明澄清,是因溝通問題而導致誤會,「我們的食品供應限量,只是碰巧沒有飯了,並不是因為顏色(政治立場)而不做生意。」然而,至今店鋪仍受到惡意攻擊,令她十分不解。她又補充,「我不是藍轉黃,只是澄清事實。因為我不是做『顏色生意』,不做一部分人的生意是不可能的。」雖然網上批評對生意影響不大,但屢受批評仍使她困擾。

撐警店鋪屢收投訴 老闆遭起底騷擾

食店「友口馥」的老闆娘王莉莉,六月出席撐警集會後,被網友起底。店鋪由此被標籤為「藍店」,並出現在各個社交平台的「黃藍店鋪表」。她表示,自從店鋪被列為藍店之後,生意大幅下降了一半左右。「很多年輕的舊客都不再光顧了,現在的生意主要靠街坊。」友口馥也因「藍店」的標籤,收到不少舉報和投訴,甚至一天要應付五個政府部門的調查。「由店鋪被人稱藍店的第二日,就有食環處,衛生處,地政處,消防處和漁農處相繼來店。」最令她覺得荒謬的是,消防處指有人舉報食肆點明火,但她做腸粉根本不會用到明火,以蒸為主。店鋪遇上麻煩,生意亦隨之減少,「有客人見到政府部門過來,都不敢再光顧我們。」

小食店「友口馥」的店主王莉莉參加撐警集會後,店舖被列入藍店,生意大減。為保生意額, 她只好延長營業時間,沒有時間陪伴家人。

她為了保住生意額。同時,為了吸引更多顧客,她增加了食品的種類。「為了生意,只差在賣腎啦!」王莉莉搖了搖頭。「也有幾個新客人,說自己在藍黃店鋪表裡找到我的店鋪,專程從很遠的地方來支持我。」王眼泛淚光,「真的是很感動。」雖然前來支持的客人不多,但她已覺足夠,能支持她堅持下去。

被起底後,撐警的立場令王莉莉遭到網上欺凌和匿名電話騷擾,她的個人資料亦被公開,「網上有傳言說我是『二奶』,好侮辱。」她為表清白,更特意將結婚證書貼在店門口,「我從未想過要表達店鋪的政治立場,我只是以個人名義參加撐警集會。」她表示,經過此次事件,以後有任何關於政治的事情,她都會儘量去避免,不想影響到店鋪。

黃店人流不絕 「茄牛通」贈港人

在單據上印有「香港人加油」、「香港人唔係Yellow Object」等緊貼時事的訊息,餐廳裡迴響着「願榮光歸香港」和客人的和唱,「番茄師兄」在短短一個月內變成了一間「為香港人加油」的餐廳。原本營業時間由朝十晚十,改為下午時段休市,並非因生意不佳,而是客人太多。老闆李志良表示,店鋪被列為黃店之後,被許多媒體宣傳,甚至網友們會自動轉發店鋪資訊,「由於店鋪位於深水埗基隆街中段,並不是那麼起眼,再加上開張不久,很多時候都只是街坊客幫襯。」他指出生意大幅上漲,至少是原先的兩倍。

反送中運動的初期,李只是在個人社交媒體上轉發關於支持反送中運動運動的推文,但隨著運動的持續,其店鋪也作出回應。在九月罷工遊行期間,餐廳推出「同路人」活動,為示威者免費提供茄牛通及飲品,網民大力支持。李志良認為,現時香港社會氣氛繃緊,食肆表態能夠讓人的心靈得到安慰。他指,貼在店門上的一幅畫,畫了一個笑容可掬的女生,旁邊寫著「香港加油」,是一位客人寄來的。很多客人亦會在餐牌紙上寫下互相打氣的話語,以及對香港的寄望。

一位客人特意送贈「番茄師兄」的畫作,以表對店鋪支持抗爭的感謝。

「茄牛通不是貴價食物,但我們希望帶給抗爭者精神鼓勵。」李解釋,「我的本意是想香港變得更美好。未來還會請不同行業的人用餐,例如記者、救護員等,以表支持,感謝他們為社會發聲和出力。」

分類表引導消費 商界反對商鋪表態

「店鋪本不需要表態,但社會逼著要你表態,不表態就說你『食兩家茶飯』。」「德成巷仔」老闆Savin認為個人立場和店鋪無關,生意不應該和政治扯上關係。早前9月2日的大罷工她便沒有響應,但「不罷工」的舉動卻不被人認為餐廳是『藍店』。Savin對此感到十分無奈,「我們有幾十個員工,養著幾十個家庭,不可以因為個人立場就影響到他們。」

製作「黃藍店鋪表」的Charlene則認為,分類表不會逼使店鋪表態,只是區分有政治立場的商店。先有店鋪表態,後有讀者投稿,人們不會盲目批評沒有表態的餐廳。

飲食業職工總會主席郭宏興認為,將食肆按政治取向的分類, 不利香港整體經濟的發展。

「商家的政治立場會影響。」飲食業職工總會主席郭宏興指出,罷食影響到商鋪生意,「在這幾個月,香港的餐飲業整體生意額下降10%。」他補充,很多商家因為生意不佳而裁員,約有5%的工友失業。他認為商家不應該將個人立場帶入商鋪,「打開門做生意,誰都應該歡迎。」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不附從政治功利,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

留言

中醫學生強制「送中」實習 收死亡恐嚇求助無門

粵拼文宣——反送中下的本土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