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專題

亂世中的童心 硝煙下的教育

「香港人!」這邊傳來一把稚嫩的聲音,清脆響亮。一個小女孩站在遊行人士中間,拖著身旁的母親,水汪汪的眼睛裡載滿堅定,卻不能掩飾那份純真的稚氣。「反抗!」接下來是一群和應的成年人。本港反修例運動持續超過五個月,不時可於集會及遊行活動中發現小朋友的蹤影。兒童對社會運動感到好奇,甚至參與其中,家庭及學校教育都肩負著不可或缺的啟蒙責任。

撰文、攝影 : 黃寶詠、許綽藍  編輯: 林蕊晴、張潔榆

焦糖媽媽:由恐懼到了解抗爭

五年前的雨傘運動,是焦糖媽媽 (化名 ) 第一次帶同兒子上街,兒子當時只有3歲。她形容自己是一名「深黃媽媽」,連兒子睡午覺的時間,也會把握時間推著嬰兒車帶他到金鐘參與遊行。她表示:「基本上金鐘警方清場後的絕大部份遊行,我都有帶兒子一同參與。」

與五年前相比,兒子於反送中期間的「上街」的次數可謂廖廖可數。6月9日的「百萬人反送中大遊行」, 她因擔心照顧不了兒子而沒帶他上街。直至6月12日,兒子看著新聞片段中的警民衝突,突然說出一句:「媽媽,我不跟你出去遊行了。」6月16日,她再詢問兒子會否與她上街遊行,更遭兒子拒絕。焦糖媽媽認為兒子只從直播感受事件不是辦法,經過多番說服,兒子終於願意答應跟隨父母上街遊行 。焦糖媽媽解釋,在家中觀看直播已讓兒子傷心,他不願看到任何人受傷,尤其是家人,「他的心靈或許受到創傷,在面對政府和警察時,他除了感到害怕,亦覺得外面很危險。」

7月28日,她和丈夫帶同兒子來到銅鑼灣,到達現場後大部份道路已被堵塞,有示威者正拆除欄杆,又運走部份鐵馬及垃圾桶築起路障。她形容當天是兒子首次近距離目擊抗爭行動,但他表現冷靜,默默觀察周遭環境。兒子不時提出問題,「爸爸媽媽,為何警察這麼殘忍?」焦糖媽媽回應,「因為他們只是聽從政府去執行工作,選擇放棄個人判斷能力。」她希望能儘量簡化事件的來龍去脈,向兒子解釋原因。及後,兒子主動提出希望到前線幫忙,又把自己身上的東西掏出來,甚至向媽媽取得一把雨傘,希望遞給前線抗爭者。兒子又表示,「我不想回家,想留下來陪哥哥姐姐,可以留至天光嗎?我害怕警察會打他們。」回家後,兒子還惦記著現場情境,久久難以入睡。兒子對反送中的理解,逐漸由電視畫面變成個人經歷,由感性變成理性。後來,兒子更效仿父母,將利是錢捐助予前線抗爭者添購物資。

焦糖媽媽(化名)稱兒子於一連串社會運動事件中,思想變得成熟,更主動提出用自己的利是錢捐贈給前線抗爭的哥哥姐姐。

琴詩媽媽:暴風雨過後 太陽總會回來

琴詩媽媽曾任職記者,昔日採訪遊行也看過萬人空巷,她會帶同三個女兒一同上街,參與六月初的反送中百萬人遊行,希望女兒理解和見證香港人的和平遊行。她認為,比起父母的刻意灌輸,孩子對事件的親身經歷更為重要。她相信每名孩子都有能力去辨別基本是非,但承認只有讓孩子親身經歷過,日後才能與她們深入探討事件背後的對錯。

談及部份示威者對港鐵縱火,但「和理非」仍不願「割席」,她指出「成年人雖然可以理解背後原因,但這些行為本來就不對,所以我不會強行將其美化。」她又提到,政治無所不在,故擁護甚麼人並非關鍵,重點關乎普世價值 ,例如誠信、愛、民主自由、尊重等等。

琴詩媽媽家中設有連儂牆,讓女兒寫上自己的心聲和意見,也記錄了由運動初期至今的標語。

琴詩媽媽也愛與女兒讀書,最近常讀的一本是《暴風雨過後》,是在法國恐襲過後由法國心理創傷專家出版的兒童書籍,講述一場「暴風雨」為小女孩的家帶來可怕的巨變。

與平時講故事一樣,琴詩會從頭至尾講述故事一遍,期間女兒會不斷發問,例如何謂「恐怖分子」,「我會向她們說明世界發生過的重大事件,恐怖分子對平民有甚麼威脅,甚麼是『免於恐懼的自由』等。」琴詩形容,與女兒閱讀這本繪本時心情沉重,「香港沒有恐怖分子,但我們的城市現在充滿恐懼,警察對我們而言可謂另類的恐怖分子,他們已不再是保護我們的警察叔叔,我們從電視看見很多警察胡亂打人,胡亂執行私刑。我們覺得很恐懼,很恐懼。」

故事尾段提到,「暴風雨離開後,太陽總是會回來。」琴詩媽媽解釋,「我希望小朋友在閱讀過後,能明白多壞的事總有過去的一天,而被恐怖分子殺害及殘害的人,我們永遠都會記得他們。」

圖為兒童書籍本《暴風雨過後》,講述孩子在面對社會重大意外時可能有的反應及該用甚麼態度面對因而產生的恐懼。

莊爸爸:不希望灌輸仇恨

莊爸爸兩位兒子分別6歲和8歲,第一次接觸反送中議題,是透過收看香港電台時事節目《頭條新聞》 。他陪同兒子收看由羅啟新有份出演的「食淋啲」環節,講述「桃反條脷」。莊爸爸表示,「作為父母我會倡議上街遊行,因為這件事是屬於全香港人的事,所以我們要向政府展示民意。」他坦言,自兒子出世以後,他和太太本來都很少讓兒子看電視,因擔心內容不適合兒童收看,所以《頭條新聞》可算是特例。

兒子升讀小學後,莊爸爸才開始讓他學習時事知識,強調兒子都是透過自己及太太去接收二手資訊。被問到當兒子在遊行期間觀察警察時,會否有任何特別表現,莊爸爸形容,兒子當時純粹感到好奇和「少少」緊張。他又表示,不希望特別去塑造警察的形象,因為「我們往後仍會在香港居住,警察是我們必然會接觸的人,但林鄭月娥卻未必,故我不希望兒子很早便仇恨這份職業。」

莊爸爸曾向兒子解釋過甚麼是「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革命是會流血的,爸爸『搣』你一下都有機會流血,更何況是革命?」雖然運動前景未明,他從沒想過移民,而育兒方針都是圍繞「香港是我家」的概念,應好好愛惜香港。「我們不是只著重硬件、閘機,但更希望現存公平公正的制度及精神得以承傳。」他又假設,若兒子長大後提出參與前線抗爭行動,他會反問兒子身心理是否已準備好,看看兒子會否在討論中改變主意,重新審視自己的能力可以做到甚麼再決定。他又指,「當成年人不願意 (為香港的前途) 付出更多的時候,往往需要由別人的孩子替爭取。」但強調每個人需為自己作出的選擇負責任。

阿Zac:盼學生理解對立意見 勿馬上割席

除了家庭教育,小朋友亦會於學校接收時事資訊,小學教師阿Zac任教的學校清楚指出,教師不得主動提及有關反送中的內容,因擔心引來家長的不同意見,他亦不會刻意加入個人看法。「若學生主動提及或與教授內容有關聯,是絕對可以拿來討論的,但作為教師應小心處理。」他在教授常識科時會比較各份報章的內容,有時更會讓學生觀看網上直播片段,以作對比。

於運動初期,學校未就反修例議題作出任何規範。那時候,阿Zac仍無需有太多避忌。身為訓輔組導師,他曾要求眾初小學生將當天為雨天的事實說成晴天,結果學生選擇了服從,這倒讓他非常失望。他表示,「我期望透過比喻,帶出中國共產黨,就像類似這樣的政權」,希望他們明白權威未必是正確的。他認為初小學生有這些意識經已十分足夠,待他們日後成長,自然會發展出批判思維。

阿Zac 認為,兒童的政治啟蒙主要受家庭教育影響。他引述兩名學生的對話解釋,其中一名學生的父母為中學教師,而另一名的父母則來自內地,前者言談間會用「死黑警」等字眼,後者則會視示威者為「搞事」的人。被問到如何介入調停學生之間的口角,他表示,「我不介意學生透過排斥別人去表達意見,反而希望他能嘗試理解為何對方會持相反意見,而不是要馬上割席。」

小學教師Zac的學生在詞語造句練習中,提及自己與父母討論遊行的事。

教勝言教 家長需耐心引導

現任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副會長葉建源指出,學校與家庭的政治啓蒙對兒童影響同樣深遠。無論是家長或教師,成年人對小朋友的教育不單止是言教,更重要的是身教。他舉例說,「例如一個有民主素養的老師,在討論社會些具爭議性的議題時,會一方面聆聽學生意見,亦會將自己的看法與同學分享,互相作理性溝通。兒童感到自己的意見被聆聽及尊重,同樣會學懂去明白及尊重其他人的見解。」

教育局回應表示,因應近月的社會事件,家長應與學校保持溝通。同時,家長亦應加強與老師的協作,幫助子女以持平理性的態度認識社會事件。教育局局長曾於8月29日向全港家長發信,籲請家長多關心子女的想法,耐心引導,以免他們參加危險或違法的活動。 高教公民研究總監鄒崇銘博士認為,在家庭政治議題討論中,家長不宜過早就事件下判斷及結論,問問題是個較好的溝通方式,嘗試多詢問小童意見,開放討論,並避免一開始便表明自己立場。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不附從政治功利,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

留言

從自虐到自愛 愛滋病帶菌者的自主人生

全城催淚煙瀰漫 動物受苦誰負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