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前線急救員: 叛逆過後洗心革面 背負反光衣拯救生命

  游走於示威者和警方之間,Angus (化名)是反修例運動之中的前線義務急救 員。年少叛逆的Angus一度誤入歧途,但他 從歷奇訓練之中重新找到定位,改過自新。

  如今,他無懼槍火走到前線救援每個 傷者,儘管曾經身中催淚水炮、胡椒噴霧, 更目睹身邊人中槍倒下,但他仍然希望 盡自己能力幫助年輕人,不願獨善其身。

Angus坦言擔任前線急救員有一定危險,但仍然希望以急救員 身份參與這場運動。
▓ Angus坦言擔任前線急救員有一定危險,但仍然希望以急救員 身份參與這場運動。

少不更事 出獄後洗心革面

  穿梭於煙霧間,Angus穿上反光背心,齊裝上 陣,站在最前線不慌不忙地為「戰場」上的傷者處 理大小傷口。在朋友安排下,Angus於6月12日聯 同一眾專業人士組織義務急救小隊,之後幾乎每次 示威活動都出動。看着在前線奮力抗爭的青年人, Angus憶起年少時的自己,「我自小就讀寄宿學校, 於不同宿舍中成長,後來不幸成為同儕欺負的對象, 叛逆期間誤交損友,於十一歲加入黑社會。」其後, 於一次打架鬧事中,Angus被警方拘捕,判監兩年。

  在獄中,Angus接觸到一眾甲級犯人,更從他們 身上體會到失去自由的痛苦,「看着他們每天生活百 無聊賴,坐着一整天,又回到監倉內。他們的刑期可 能是三四十年,我不希望自己的人生是這樣。」出獄 後,Angus在家人的支持下決定洗心革面,改過自新。 同時,他有幸獲歷奇教練的提拔,在歷奇訓練中重新找 到方向,並深信歷奇體驗能為年輕人帶來希望,因此成 立歷奇公司,希望以自身經歷幫助誤入歧途的年輕人。

  在不斷升溫的警民衝突下,急救員與示威者 同樣面對各種威脅,Angus依然選擇走上前線的 原因是為了贖罪,「站在前線的『勇武』敢踏出 一步為未來抗爭,而我在這個年紀卻做盡壞事, 打架傷人。」當Angus的學生也走上前線抗爭 時,他更希望以自己的能力去保護這群年輕人。

救急扶危不分藍黃 痛楚感同身受

  站在示威現場,Angus親歷前線的危險性不 斷增加,「傷者的傷勢只有愈來愈嚴重,普通擦 損、洗眼,是基本我們要處理的傷患,近日更多 接觸的是遭橡膠子彈、海綿彈、催淚彈等打至骨 折、嚴重燒傷、嚴重出血,甚至昏迷的個案。」

  10月的時候,警方和示威者在龍和道發生激 烈衝突。Angus憶述,以往會有急救員搶個案的 情況,但當天情況嚴峻,有勇氣走上前的急救員不 多,「突然有傷者衝來緊緊抱着我,不斷大叫『急救員!』,他走不動,眼睛看不見,我立即扶他到後 方處理,脫下上衣,全身是一級至二級的燒傷。」 Angus淡然道出自身經歷,神情卻難掩內心憤怒,「從他的喊聲中,我仿佛感受到他的痛楚, 眼前的是青少年、大學生,是真的香港 人,有必要向他們使用這麼重的武力嗎?」

  在反修例運動中,急救員的角色是提供人道救 援,拯救傷者,即使受傷的是警務人員,急救員都 要盡力拯救。Angus提及曾在機場拯救「藍絲」的 經歷,「當時有人被發現袋中有『我愛警察』的上 衣,隨即被圍毆,現場情況混亂,我與另一名急救 員上前拯救傷者期間亦被攻擊,背部被踢了幾腳。 」Angus坦言,當時並沒思考太多,只想救人, 脫下反光背心,自己是個「極黃」的人,但一旦穿 上急救背心,就必須中立處事,「急救員被誤解偏 幫示威者,是因為受傷的往往是示威者,而且我們 不稱呼他們為『示威者』,他們是『抗爭者』。」

▓Angus表示,傷者傷勢愈來愈嚴重,普通擦損、洗眼,是基本要處理的傷患,但近日更多接觸的是遭橡膠彈或 催淚彈打至骨折、嚴重出血,甚至昏迷的個案。

體會生命脆弱 寫下遺書贖罪

  前線急救員的處境在衝突升溫下愈來愈危險, 隨時受傷甚至失去生命。Angus同樣身同感受, 談到最近11月2日旺角發生的衝突,他仍心有餘悸, 當日猶如置身於戰場,「突然間,就在前方距離我 一米多的位置,一名記者被警方平射的催淚彈打中, 『砰』的一聲在我面前倒下。」當時的畫面依然深刻 印在Angus腦海中,「若當時沒有這名記者,中彈 的就是我,可能上一秒還安好,下一秒中彈倒下。」

  擔任前線急救員的經歷使Angus對生命有更 深刻的體會,「生命可以很強硬,有些年輕人中彈 受傷,治療過後,休息一會,又可以再落場抗爭; 但目睹隊友中催淚彈,『砰』的一聲在面前倒下,甚 至頸椎中彈,隨即昏迷,又發現生命同時可以很脆 弱。」Angus坦言現在擔任前線急救員的危險性增 加,不計無數次的催淚彈,他曾被警方手持胡椒噴霧 射向嘴部,甚至被水炮車迎臉攻擊,一度喪失半小時 活動能力,他更目睹隊友在身邊倒下。Angus明白自 己的角色會愈來愈危險,「我已經寫好遺書,最壞的打算是死亡,就當為從前做過傷天害理的事還債。」

  儘管危險,Angus希望以自己的故事可以 啟發有能之士擔任急救員。他坦言自己身邊有人 選,並曾邀請他們加入,但他們卻置身事外, 選擇繼續賺錢工作。他則認為抗爭關乎所有人 的未來,「每一個香港人都不能獨善其身。」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不附從政治功利,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

留言

重慶大廈偏見不再 與港人共患難的印裔社工—Jeffrey Andrews

中六抑鬱症少女:抗爭中尋生存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