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專題

政治對立惹仇恨 「起底」欺凌成常態

反修例運動爆發逾半年,立場對立的人互相指罵,更因政治立場不同而出現網絡欺凌。除言語攻擊,亦有網民公開對方的個人資料,令他們及其家人受到騷擾。有人更將網絡上的欺凌行為帶到現實世界,排擠及攻擊政見相反的人。有學者認為,雙方互相攻擊的行為是基於政府未能化解仇恨,而欺凌行為亦為言論自由帶來制肘。

身材受批評 受害者以諷刺抒壓

  反修例運動持續,網絡上有不少人就運動發表意見,卻因此而受到不同程度的攻擊。以往經常在社交媒體發佈性感照片的黃于喬(Emilia),因發表支持抗爭者、反警暴的言論而被支持政府的網民以其身材及性感照片作攻擊。「五大訴求」是反修例運動的口號之一,有人則在她的照片下留言「五大慾求」,意指對嫖、賭、飲、蕩、吹的訴求,也有人留言指她「那麼胖,做妓女也沒有人賞識啦!」。

  除了在社交平台公開辱罵外,亦有人私訊指罵及恐嚇她,大多是使用簡體字的內地網民。她表示,輕則罵她是「死肥婆」等,重則揚言要把她姦殺。由於她以往曾高調發佈有關兩性的觀點,而被較保守的網民批評她賣弄性感,她一向沒有太在意網上留言,也沒有被欺凌的感覺,但這次卻有點介懷。因政見不同而被批評其身材令她很費解,「本來是討論政治意見,但又無故攻擊我的外表,他們是為發洩而罵我。」黃于喬苦笑道。

  起初黃于喬感到很難受,因為身體被一群無仇無怨、只是政治立場不同的人批評,感覺是很大的羞辱,「有時候想不通,只好躲起來哭。」但她堅持發表意見,網絡欺凌愈趨激烈,她亦逐漸習慣這些指罵,甚至把欺凌者的說話當作笑話。她嘗試以諷刺的方法回應他們,例如有人罵她「死肥婆」,她則回應「親,我是個活肥婆」,並把對話內容截圖,發佈在Instagram的限時動態。她發現這個方法能紓解壓力,故繼續以此方法應對網絡欺凌。

  對於因公開發表意見而受到網絡欺凌,黃于喬認為是正常不過的的事,沒有感到不公平或被針對。「自己要為自己的言論負責,只有你發表了一些言論,持相反意見的人才會攻擊你。」她笑說。

黃于喬冷靜地述說她如何被內地網民指罵,並向記者展示有人發訊息指罵及恐嚇她。

人格被污名化 壓力致抑鬱復發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吳傲雪(Sonia)與校長段崇智對話時脫下口罩,公開自己的容貌及身份,表示自己曾遭受警方性暴力。其後,她在自己的社交平台分享不滿警方的言論,引起支持警方人士不滿,對她施以網絡欺凌。

  她表示,有網民在網上論壇「連登討論區」捏造一些性故事,指與她曾發生性行為的經歷,並聲稱是真人真事,污名化其性史;亦有曾經認識她的人指她是「臭雞」,喜歡與不同男人發生關係,著大眾不要相信其說話。此外,有一些內地人在她的帖文下留言「臭雞正公廁」等難堪說話。有政見不同的人更發訊息給她,指她得罪共產黨,要用天拿水招待她;也有懷疑是警察的人士向她表示,上次還沒有強姦她,一年內必要將她先姦後殺。

  2017年,她曾因與朋友吵架而捲入網絡欺凌的旋渦,更使她患上抑鬱症。當時的她會與欺凌者對罵,甚至「以彼之道,還施彼身」去報復。吳苦笑道:「以前覺得網絡是我的世界,所以好介意網民對我的評論。但逐漸明白,世界很大,我們要以大局為重,與其對罵,不如多看兩則新聞。」現在面對攻擊,Sonia選擇一笑置之。但她坦言,不回應只是不想糾纏。當看見難以接受的留言,她會選擇「斷網」(即不上網)數天,讓自己冷靜,調整心態。

  受到多方網絡欺凌,更接連收到恐嚇訊息,Sonia每天都生活在惶恐中,抗壓能力越來越低。曾患抑鬱症的Sonia,病情在今年十月復發。受抑鬱症影響,Sonia曾嘗試以美工刀自殘,甚至衍生輕生的念頭。  抑鬱症令她的情緒波動,經常鬰鬰寡歡,更試過不敢外出,「有人話要姦殺我,我試過因此而害怕得全身發抖,亦經常夢到被強姦的畫面。」她聲音顫抖着說。吳外出時更經常「疑神疑鬼」,環顧四周有沒有人跟蹤她,盡量避免行橫街窄巷及隧道。電話亦長期打開定位系統(GPS),確保自己不會「被消失」,若她失蹤,也有人可搜尋她的位置。 

  被網民污名化,導致有朋友認為她名聲敗壞,相信網民言論而疏遠她。「這一點令我很痛心,本來我們立場一樣,卻因為謠言而失去朋友,分化真的好可怕!」她唏噓說道。她更指出,在她公開表達意見之前,有一個固定的小組一起完成功課。但在她脫下口罩後,組員因為不想受傳言影響,因此拒絕讓她加入小組。「沒人可以聽我傾訴,感覺好像沒有人理解我。」她失落地剖白。

中大學生吳傲雪指自己沒有家人,朋友不多,沒甚麼負擔和顧忌,令她更堅決公開身份表達意見,即使面對恐嚇也絕不退縮。

網絡欺凌蔓延至現實 家人受牽連

   在網絡世界,有人因為發表意見而被相反立場的網民攻擊,更有人被「起底」。這種網上的攻擊逐漸蔓延至現實世界,為受害者生活帶來困擾。本港親共團體「忠義民團」成員石房有(大波MAN),曾多次發表不滿示威者和支持建制派的意見,更組織「香港和平力量」,主張支持警察。因政見立場,他及家人的個人資料在網上廣泛流傳,電話、地址以至子女就讀學校均被公開。

   個人資料被揭露令石房有及其家人的日常生活受滋擾。有人在他女兒的校門外埋伏,待她上學時,把一盆有湯、有煙頭、以及有隔夜菜的廚餘淋在她身上,更揚言「多謝你老豆啦」,亦有人把他及其家人的電話號碼交給美容院及借貸公司,使他被一些不明來電騷擾。他又憶述,有人利用他的地址傳喚救護車服務,突然有救護車在家外停泊,令他不知所措。他亦曾在元朗西鐵站外的行人天橋被踢落樓梯,不過並無損傷。

  為免自己及家人受到攻擊,石房有的朋友組織了一個保護團隊,也有聘請保鑣,出入時伴隨左右,保護他及家人。他亦要求女兒學校的老師在上學時間站在校門前,留意可疑人物。他補充,「面對攻擊,首先是要想方法自保及壯大自己。」

  他笑指,因為牽連到家人,所以有點難過,但認為是意料中事,故會以平常心面對攻擊。「所有攻擊都要兩隻手掌才拍得響,如果攻擊受到忽略,他們(攻擊的人)就不會再做。」他直言,如果攻擊涉及刑事罪行,會報警求助。

本港親共團體「忠義民團」成員石房有表示,自知形象不好,但不會因此放棄撐警、撐政府的立場。即使家人受牽連,他相信他們不會介意。

批評示威遭排擠 大學生放棄發聲

  面對網絡欺凌,不是人人也可以豁達面對。香港大學四年級生Katie(化名),因在社交平台上發表一句「示威者阻礙我的日常生活」,引來網絡上無間斷的攻擊。Katie的言論在中學同學及師姐、師妹間瘋傳,更有人轉貼她的言論,在社交平台上責罵她。有中學同學更揚言要跟她絕交。「我不明白為甚麼只是發表意見,在他們眼中就猶如過街老鼠。」  她哽咽道。她直言,因為此事,一下子失去很多朋友。為了平息事件,她立刻刪除了涉事的帖文,把賬號設成私人賬號,刪除了大量追蹤者,甚至更改了賬戶名稱。

   她以為這些攻擊可以平息之際,在Facebook的「中學secret 」專頁又開始流傳關於她的流言,誣陷她是插足於密友愛情的第三者。「我不想再參加仼何社交活動,我只想躲在家中。」她無奈地說。在經歷一連串的攻擊後,Katie指,這些流言使她承受了很大的壓力,她已心灰意冷,覺得社會容不下她的任何意見,「即使我現時表示支持他們,大家都會指摘我是偽黃,無論我說甚麼也是錯,收聲最好」,故放棄發表仼何言論。

「偽黃」是指一些假裝成支持示威者的撐警人士,或只有口頭上支持,卻沒有實際行動的人。對於有人被指摘為「偽黃」,Sonia認為這個世界非黑即白,網民不應因為別人轉變了立場,就指責別人是「偽黃」。但她表示她明白網民對這件事的敏感程度,因為現在的社會太極端,才導致網民不接受一些突然轉變立場,或一直沒有發表意見但突然公開發聲的人。

欺凌只是現象 制度才是問題根源

  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教授周保松認為,是次運動的政治對立比2014年雨傘運動更強。他表示,對比過往的政治事件,今次引發的社會撕裂最為嚴重,因為大家不只與政見對立的陌生人爭拗,更因政見不同而與親密的人發生衝突。「不同立場的人會堅信自己是正確的一方,而對方是邪惡,是罪魁禍首,亦再也不能平心靜氣地交流。」他婉惜地說。周續指,當政府欠缺化解社會仇恨的能力,民眾難以尋找發洩的出口,才會激發兩極化的意見,以及極端的欺凌行為及報仇心態。

  眼見社會的衝突逐漸加劇,他認為最根本的問題出自制度本身。他補充,網絡欺凌只是社會撕裂的其中一種現象,而現象是源於社會存在著不能解決的仇恨。如果不在制度上改革,不斷譴責任何形式的暴力也無補於事。對於化解現時的欺凌問題,他提出,「社會需要有一個機會,重新檢視一國兩制的危機,並討論香港應如何走下去,政府應做怎樣的改革。」

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教授周保松認為,政府要為社會的仇恨負責並尋求解決辦法,否則只會深化矛盾,引致更嚴重的欺凌。

 「起底」制裁親中人士 方法正當性受爭議 

  自反修例運動起,民間成立了多個專門人肉搜尋撐警人士、親政府人士及警察的群組。這些群組亦歡迎其他市民報料,會在查證後廣傳他們的個人資料。Telegram頻道「阿囝搵老豆老母」的管理員沖田大佐(化名)表示,成立群組是因為覺得法律不能制裁濫暴的警察,及對示威者使用暴力的親中人士。他認為,當法律制裁不到這些人士的時候,只可以用「起底」的方法,以民間力量去制衡他們,令世上支持民主的國家、人民得悉他們的惡行,從而採取一些方法去制裁他們。

  「起底」是極具爭議性的做法。他指出,他有收過不少信息,質疑他們的做法不恰當,因為這侵害了別人的個人私隱之餘,亦禍及了他們的家人。 但他表示,親共人士也在言語、行動上欺凌示威者,「起底」只是一個較溫柔的還擊手段,他們並沒有直接對被起㡳的人士作進一步的行動,留待市民自行判斷會不會作出後續行動。「反修例運動是由親共人士引起,如果連他們想殺死手足的時候,我們還被道德枷鎖束縛、不還擊,是婦人之仁,亦是在助長他們(親共人士)的氣焰,而他們只會做越來越過分的事情,甚至會使手足受害。」他氣憤地說。

個案數字急升 欺凌或觸犯違法

  然而,「起底」行為或會觸犯法律。根據私隱專員公署提供的數字,6月14日接獲首宗與反修例運動有關的「起底」個案。截至12月2日,公署共接獲4315宗相關案件,當中涉及2855條連結。   公署指,若收集及披露個人資料以達欺凌、具煽動性和恫嚇的不法目的,那肯定是不合法、不公平及違反《私隱條例》。公署又表示,截至 12 月 2 日中午 12 時,公署已依法將 1,303 宗涉嫌違反條例的個案,交予警方作進一步刑事調查及考慮提出檢控。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不附從政治功利,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

留言

反送中硝煙:停課下的中學生

音樂治療認受不足 長期療程不受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