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專題

音樂治療認受不足 長期療程不受支援

音樂治療於國外發展多年,在英、美、澳等國家已有註冊制度確保音樂治療師的專業資格,但香港對於音樂治療的宣傳甚少,加上未納入醫管局架構,故其認受性不足。香港對於音樂治療沒有明確的定位,導致音樂治療師的工作不穩定,患者亦會因為政府對職業的支持不足而難以得到長期治療。醫院管理局回應指,在考慮採納新的醫療服務時,會以公共資源為原則進行研究。

樂音治療疾病 從中找到快樂

音樂治療是利用樂音和節奏對患有心理或身理疾病的患者進行治療,患者能夠透過音樂治療舒緩病情,其的治療範疇很廣,包括自閉症、過度活躍症、發展遲緩、情緒控管、老人癡呆症等等。患者在治療期間,能夠透過樂音、節奏來改善肢體、表達溝通、社會行為等方面的問題。

音樂治療師曾如恩入行一年,她見過患有不同心理和身理疾病的患者,她認為音樂治療師與其他治療行業,最大的不同之處是患者在治療的期間會暫時忘記自己病患的身分,與她一起享受打擊樂器的樂趣。「相對而言,患者在心理和物理治療時會有較大的心理負擔,但在接受音樂治療時,氣氛較為溫和輕鬆,患者會覺得自己只是在玩一種樂器,他們更加能夠透過與樂音的互動來舒緩自己的病情。」不過曾如恩認為,並不是每個人都適合接受音樂治療,喜歡音樂或有音樂天份的患者的治療成果會較好

杜杜(化名)今年七歲,很喜歡音樂,只是一直沒有合適的平台接觸,他在兩歲時被診斷出腦發展遲緩疾病,之後在醫院和特殊學校 持續進行物理治療、言語治療和職業治療。杜杜的語言功能尚未完全發展,但接受不同治療後都未有顯著改善。後來經醫院轉介,杜杜得到接受音樂治療的機會。訪問時是他第二次接受音樂治療 ,現在已經到了治療的中段,杜杜已經習慣透過音樂表達自己,杜杜媽媽從音樂治療見證他的成長,感到十分欣慰,「起初杜杜由不能與人溝通,需要我和他一起上堂治療,到現在能夠自己上堂,和朋友一起玩音樂,他的情況一直在好轉。」

被診斷出腦發展遲緩疾病的杜杜(圖左),接受音樂治療後在語言功能上有明顯改善。

音樂治療宣傳不足  行業未能普及

專業音樂治療中心的資深音樂治療師伍偉文博士,認為音樂治療在香港發展面對最大的挑戰是職業的普及度不足,「香港現時並沒有專業的培訓課程,業餘進修的途徑也很少,面對日益增大的需求,音樂治療需要一個正式的培訓機制,並認可這份職業對社會的貢獻。」

雖然在2018年,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及澳洲墨爾本大學,曾合辦能在香港就讀的音樂治療碩士課程,學生能在本地實習,但課程內容均由澳洲墨爾本大學的學術團隊教授,並不針對香港的文化和社會發展設計,加上學生的專業資格證要由外國頒發,故課程的成效有限。伍偉文博士指,音樂治療師對大眾而言不再是一個陌生的職業,不少老人院舍、特殊學校、復康中心相繼聘請半職或全職的音樂治療師,但不少人對音樂治療的認知只停留在「略有所聞」的階段,並未有真正了解這個行業的工作。

曾如恩承認音樂治療在香港的認知度並不高,主要原因是沒有一個能夠實際量度音樂治療成效的方法。「音樂治療的成果沒有一個特定的衡量標準,患者的治癒程度和時間亦因人而異,所以大眾對於音樂治療的成效依然半信半疑。」曾如恩認為,需要有專家能夠整合音樂治療的臨床經驗和數據並製成文獻,向大眾證實音樂治療的專業性,才能夠開拓行業發展的可能性。

音樂治療師曾如恩認為,需要有專家整合文獻,證實音樂治療的專業性,才能夠開拓行業發展的可能性。

以合約形式工作 收入來源不穩定

音樂治療師大部分工作都是合約制,一段療程結束後,治療師又要另尋新的工作機會,所以他們的收入來源十分不穩定。伍偉文表示,音樂治療師並沒有一個特定的工作機構,他們若想要穩定的工作,只能夠進行私人治療或開治療中心。

曾如恩現時正在東華三院青少年藝術發展課程和智障人士宿舍工作,均為短期治療班,她對於音樂治療師工作不穩定的情況身同感受,「現在我有這兩份工作,但合約結束後,我又要再從各種渠道找新的工作,例如投簡歷到一些社福機構,或由資歷較深的治療師介紹工作機會。」她指因為治療師所在的機構未必有足夠資金聘請他們為患者做長期治療,所以大部分音樂治療師都只有短期的合約工作。因此,她身邊有不少音樂治療師會同時兼職樂器老師、藝術表演者等來維持穩定的收入。

服務不受認可 患者治療被迫中斷

現時,音樂治療師仍未通過「認可醫療專業註冊計劃」,登記為專業註冊團體,亦未納入醫管局的架構,故音樂治療的病患未能在醫院接受長期而穩定的治療,而要透過醫院轉介至社福機構,接受一些短期的小組治療。曾如恩表示,短期治療對患者的病情沒有太大的幫助,「所有疾病的改善都有不可省略的過程。我們在治療患者之前,要先與他們互動並取得信任,再經過長期的了解和交流滲入治療元素,治療才能夠事半功倍。」

資深音樂治療師伍偉文博士認為,音樂治療在香港面對最大的挑戰是職業普及度不足。

以杜杜為例,雖然經過兩次音樂治療後,杜杜的病況似乎有好轉,但音樂治療只有短期的療程,令杜杜媽媽感到惋惜,「如果能夠透過自費延長療程,我亦覺得值得一試!」不過,她對治療價錢有所考慮,認為如果政府能夠提供免費的長期治療,能夠減輕不少治療負擔。 醫院管理局回應指,該局在考慮採納新的醫療服務時,會以善用公共資源為原則,研究該項服務的需求、成效、醫學實證、國際基準、人手情況和成本效益。目前,醫管局透過專業醫療團隊,包括醫生、護士及專職醫療人員,以及與志願團體和病人組織等合作,為在臨床上被確定有需要的病人提供相關的服務及活動。醫管局會繼續定期檢討有關服務模式。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不附從政治功利,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

留言

政治對立惹仇恨 「起底」欺凌成常態

【財政預算案 · 教育】教育開支下降引教育界憂慮 學生對教育措施反應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