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專題

新任議員嘆區選後啟動困難

民主派於今屆區議會選舉中大勝,獲得87%議席,當中有不少政治素人及政壇新人勝出。大部分選區由民主派取代連任多年的建制派,不少候任議員要重新尋找辦公室、招聘人手、裝修辦公室等,當中涉及大量的啟動資金,有候任議員指出至今仍未找到辦公室,亦有議員指就審批開支方面遭到政府政治打壓。而民政事務總署則否認政治打壓,表示如有區議員在設立辦事處時遇到困難,會提供適切協助。

審批開支安排遲通知 議員斥政治打壓

港島東區民主派區議員徐子見,12月20日於社交網站Facebook批評政府取消對議員預支啟動開支的政策,直斥政府「玩政治打壓」。徐子見指,上屆區議會選舉後,東區民政事務署主動邀請候任議員參加茶會,詳細地解釋區議員工作,今屆選舉在去年11月結束後,有關方面卻沒有作出同樣的安排。此外,由於候任區議員需待2020年1月1日才正式上任,一切籌備工作例如租賃辦公室、聘請議員助理、購買電腦及打印機等辦公器材會盡量趕在12月內完成,但由於12月不是議員的任期之內,支出存在灰色地帶,未必能報銷。以往兩屆的做法是政府主動告知候任議員12月的單據可以在1月報銷。除此之外,候任議員若不夠啟動資金,可以向政府借72000元,在約滿期限內還款即可。徐子見笑言,作為區議會的「老鬼」,初時沒有注意這方面的撥款審核,後來有新任議員向他諮詢,他才發現政府沒有通知今屆議員相關的政策,「如果不是我在Facebook上提出問題,然後東區區議會主席黎志強主動向政府查詢,這個政策可能就不了了之,很多議員因此延遲了啟動計劃。」

徐子見在今屆區議會選舉連任,是首個公開提出民政事務處改遲開支審批的議員。

「為甚麼同樣的政策,以往會主動告知議員,今屆要我們自己主動去詢問?而且原本可向政府預支的7萬多元至今仍未有消息,政府的做法跟上屆比較明顯有差別。」至於問到建制派的議員是否面對同樣的處境,徐子見說「雖然審核開支政策看似對每個議員影響一樣,但民主派議員資源匱乏,建制派等議員則有民建聯、工聯會等大黨撐腰,他們有大量的資源。所以若出動資金的打壓,首當其衝的就是民主派議員。」徐子見認為,政府在資金上政治打壓民主派議員,減少了對議員資金上的幫助,他為一眾新任議員抱打不平。

徐子見在Facebook直斥政府「玩政治打壓」。

安達選區建制派區議員許有為則表示,政策對每個議員都是一樣,「我跟其他議員一樣,都是12月23日才收到有關12月單據報銷詳情的通知。」至於政黨會否提供資金援助議員,許有為表示,從來沒有聽過政黨會提供租金津貼,亦曾聽說以往有議員自己貼錢租辦事處,他認為政府沒有針對任何黨派的區議員。

民政事務總署解釋,基於環保原因,本屆所有區議員的指引以電子文件形式上載至民政事務總署新設的網站專頁。因此,發出指引的時間比上屆較遲,承認當中有誤會,但是不存在政治打壓。至於「開設辦事處開追償還款額」的72000元,總署表示沒有取消政策,又指如有區議員在設立辦事處時遇到困難,當區民政事務處或相關部門會提供適切協助。

覓辦事處遇困難 新任議員嘆壓力大

新任議員在尋覓議員辦事處時亦面對不少困難,杏花邨選區民主派區議員黃宜是東區區議會內尋覓辦事處最艱難的議員。在第一次區議會大會,全部區議員支持「要求民政事務署通過『議辦支持』」的議案,冀協助黃宜盡快找到辦事處,她表示十分感激。她解釋杏花邨商場屬於港鐵旗下,而街市的承辦商則是明富集團,兩者都不允許做非商業用途的辦公室,「上屆區議員選擇用組合屋作為辦事處,但是組合屋隨着他落任而遷拆,地政處要求我重新按流程申請,包括先得到地政總署的地段批准,再由民政事務處出『政策支持』,經過咨詢等繁複程序才會落成新的組合屋。」黃宜認為,雖然這是地政總署向來的規則,但是申請程序繁複,安排欠彈性,而且組合屋要遷拆再重建,十分浪費資源。

港鐵旗下的商場杏花新城租金昂貴,且不容許設立非商業用途的議員辦事處。
杏花街市的承辦商是明富集團,亦不能提供作議員辦事處。

沒有議員辦事處,黃宜只能設立流動辦事處,每個星期在Facebook上預告下星期的街站,透過不同的社交媒體與街坊們保持聯絡。「早前天氣寒冷,每天在街站吹風吹2小時,然後就生病了,導致很多文件未能處理。」黃宜指出沒有辦公室的各種困難,因為沒有地方讓助理上班,現時連一個固定的助理也不敢聘請。雖然大部分街坊表示同情她的處境,但黃宜直言感到很大壓力。「杏花邨是中產區,本來政見分歧比較大,一部分支持我的街坊是同情和體諒我的,但若然我久久未能處理辦事處的問題,街坊會覺得應該投票給連任的那位議員,至少不會連辦公室這樣基本的設施都沒有。」黃宜是杏花邨業委會成員,在沒有辦法之下,不時挪用業委會的地方處理區議會事務,例如為街坊量血壓,她對此感到難為情。「雖然沒有對業主帶來利益衝突,但是有些人(對立陣營的街坊)會對這個行為感到不滿。」她尷尬說道。

黃宜在流動議員辦事處擺街站,她說:「目前只能靠流動街站與市民面對面交流,聽取民眾的聲音。」

黃宜期望政府能幫助區議員尋覓辦事處,她認為政府相當於議員的機構公司,請了人回來,總要提供一個地方予人辦事,而不是要議員自己找地方。假如政府在每區劃分一個空間作議員辦事處,收取同樣的租金,這樣才算對每個區議員公平。」她解釋,政府提供的撥款一樣,而公屋區的辦事處租金較便宜,中產區的舖租則佔營運開支一半,這樣的區域差異導致每個區議員的資源分配不同,當資源變得有限,議員即使有心服務社會亦會能力有限。

另一邊廂,掃管笏選區民主派區議員馬旗亦在尋覓辦公室時遇到困難,而他面對的是鄉郊原居民的阻礙。馬旗在選舉期間曾被村民趕走,「有屋苑的業委會直言不願跟區議員接觸,大家已經沒有合作空間,由於我屬泛民主派,村公所及鄉委會的成員對我都不太友善。」馬旗表示,掃管笏地區以住宅為主,即使有舖位,業主都因政治理由拒租。他希望有一個特定的辦事處,亦曾向政府借地,但他認為政府部門故意留難,很多地都報稱已撥給其他部門使用。在無辦法之下,馬旗把辦事處設在屯門市中心的工廠區。他認為市中心交通較方便,希望能初步解決問題。

部分掃管笏原居民不歡迎馬旗,他表示會盡力拉近關係,盼望提供更好的服務以獲他們信任。

許有為是少數未能在公屋區設立辦事處的區議員,至今亦是用流動辦事處方式為市民服務。他解釋,由於安達邨人口太多,其中愛達樓及誠達樓被劃分到秀茂坪中區,故原本位於誠達樓的議員辦事處亦被劃為秀茂坪中,現時秀茂坪中選區出現兩個議員辦事處,但他所屬的安達區則欠缺辨事處,他認為這是政府部門之間沒有事先協調。「選管會負責劃分地區,房屋署負責分配辦事處地址,兩個部門沒有協調好,導致出現不必要的麻煩。」他續指,近在眼前且空置的辦事處卻不能使用,要待秀茂坪中的區議員拒絕使用該辦事處後,按程序把辦事處放在觀塘區議會抽籤,若有區內的其他區議員競爭,許有為就未必有辦事處。由於他與區內大部分的泛民主派議員未有互相協調的機制及平台,許有為對於辦事處的分配並不樂觀,希望政府能酌情處理。

位於安達邨的議員辦事處現在仍無人使用,許有為期望政府能酌情處理,讓他租用這個辦事處。
許有為指,政府不是事事都會順着建制派議員,只是泛民主派議員不願意與政府雙向溝通才引致一些誤會。

市民熱心助議員 批政府坐視不理

議員未能設立辦事處,受影響的離不開該區市民,故此,有不少熱心市民為議員抱打不平。黃宜笑言︰「很多市民有心地為我出謀獻策,他們的主意甚至比我更多,例如叫我租輛七人車長期停泊一個地方作為辦事處,有的叫我在公眾地方搭棚。」黃宜指,目前大部分街坊都體諒她的處境。杏花邨其中一位現職公司法律顧問的業主廖先生一直幫助黃宜尋找辦事處,他對於黃宜的處境感到無奈,「一個熱心為自己社區服務、高票勝出的區議員竟然連租個辦事處都困難重重,政府政策支援上甚麼都幫助不了,其實令人十分失望。」

為此,廖先生多次主動幫忙,例如親自咨詢商場及街市的舖位,並以其專業知識幫助填寫地政總署的各份文件,希望能為自己社區出一分力。他亦表示,曾經聽到有街坊投訴黃宜沒有辦事處,但相信普遍街坊都同情黃宜的處境。

泛民斥政府雙重標準 房署指安排一致

受訪的三位民主派議員都認為他們受到政治打壓,馬旗提出了房屋署的政策收緊且存在不公,預計未來政府會在各部門增加限制,刻意刁難現屆議員。「房屋署對議員張貼海報的地方增加了限制,沒有說明原因,為甚麼以往可以貼但偏偏今屆不能呢?」除此之外,馬旗亦指,上屆議員向政府租用的議員辦事處續租問題懷疑出現雙重標準,例如泛民主派的議員落任後需要馬上遮蓋辦事處招牌並不獲續租,但是建制派議員即使落任仍可續租辦公室,他認為這是政府對泛民主派及建制派的雙重標準。

不過,政府房屋署則回應說,房委會轄下的議員辦事處的租約期限與承租人的議員任期一致,除非議員決定不再續約,租約會在議員成功連任時續訂。議員若未能連任,須在議員辦事處租約期滿後將單位交回房委會。承租人若需時處理遷出及交還單位的事宜而未能如期在租約屆滿日交回單位,可以申請以定期暫准證的形式繼續使用辦事處,以兩個月為限。至於張貼海報的政策改變原因,房屋署並沒有回應。

政府增區議會資源 議員冀做好社區服務

雖然三者都認為政府政治打壓民主派區議員,但是他們承認今屆區議會的可用資源增加了,徐子見表示,今屆的酬金從32150元增加至33950元,營運開支由41305元增加至44816元,且有2000元的交通津貼,其他雜項開支、實報實銷、費實報實銷、開設辦事處津貼等資金都比上屆增加。被問到既然資源增加,為甚麼仍指政府政治打壓?徐子見解釋,「今屆資金的增幅實則是由上屆區議會通過,一向區議會都是以建制派為主流,他們本來以為是有助建制派在區議會的服務,只是沒想到今屆的改變,因此今屆資金的撥款增加與民主派大勝沒有關係。」他又表示,相信民主派議員擁有更多資源之下會更加努力為市民服務。黃宜亦表示,不希望街坊認為民主派議員只顧政治鬥爭,希望着重民生議題,著力做好社區服務。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不附從政治功利,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

留言

【財政預算案 · 醫療】十年醫院發展計劃增醫療資源 人才挽留措施舊酒新瓶

【2020台灣大選】「反紅媒運動」台港開花 學者:旨在喚醒民眾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