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專題

區議員欠辦事處 社交媒體成辦公空間

新一屆區議員在今年一月開展了新任期,今屆的區議會注入了不少年輕的新血。但可是,至今仍有不少區議員未找到合適的辦事處。有新上任的區議員一改過往只以議員辦事處、郵件、電話聯絡等形式,選擇使用社交媒體與市民溝通。亦有連任的區議員表示堅持沿用一貫的做法與市民溝通。有市民認為,議員辦事處的作用固然重要,但社交媒體亦對他們接收資訊有明顯的幫助。

新任議員遇多重困難 多管齊下接觸居民     

      八十後社工張敏峯在2019年區議會選舉中以5470票當選,擊敗連任二十年的蘇麗珍,成為觀塘區議會曉麗選區的區議員。新官上任,張敏峯並不能沉醉在當選的喜悅,因反修例事件引發起連串示威活動,他要取消原先定的謝票活動,先着手處理反修例事件引發的社會問題,緊貼事態發展,及處理社區大大小小的事務。 

      上任之路障礙重重,除了要面對社區問題,如處理違例泊車、與民政處動議殺停音樂噴泉興建事宜、處理因新型冠狀病毒引發的區內衛生問題等等,張敏峯亦因為未能找到辦事處,遇到重重困難。張敏峯表示,他曾向曉麗苑業主立案法團申請租用屋苑內的公共空間作為議員辦事處,但因大廈公契及地契所限,曉麗管理處拒絕了他的申請。張敏峯沒有放棄尋找辦事處的想法,他亦曾聯絡金茂坪商店的業主發展商,卻收到「已沒有閒置舖位」的回覆。

      沒有辦事處使張敏峯有信息傳播、物流、工作的困難,更使居民對他的印象變差。他指出,一些街坊因為不善於上網,難以接觸他。「有些長者即使不需要求助,也會希望到辦事處見一見我真人。」故此,沒有辦事處會使他們對他印象不好。「有街坊誤會我經常不在區內工作,即使我站在區內的球場內,他們也不會認為我是在工作。」他補充,街坊要見到他有一個實實在在的工作場所,才會認為他在工作。張敏峯亦因此缺乏地方存放物資,部份物資需要寄放在朋友家中,使他每次開設街站(即流動辦事處)時也要搬運大量物資。他亦缺乏一個擺放大型影印機的地方,故須經常外出影印或列印文件,增加了他在印刷上的成本。

張敏峯至今仍未有議員辦事處,故定期開設流動辦事處,予居民求助。他在社交媒體Facebook上,發佈未來一週開設流動辦事處的時間,以方便居民抽空前往發表意見。(截取自Facebook:觀塘曉麗區議員-張敏峯 )

      為了彌補沒有辦事處而導致信息傳播有困難的問題,張敏峯除了使用一貫的溝通方法,如打電話、利用通訊軟件WhatsApp傳送訊息及張貼海報外,他亦透過一星期開設三次街站及在社交媒體Facebook開直播、發佈信息與市民溝通,以彌補因沒有辦事處而與居民溝通不足的問題。他指出,每次在流動辦事處能接觸到約二十名市民,每晚亦收到十多個來電,並從WhatsApp及Facebook分別收到大概二十個訊息。以目前多管齊下的溝通方式,他估計可接觸到六至七成當區居民。

舊有模式受眾性低    社交媒體擴闊信息傳播鏈

      今屆的區議會選舉中,多了不少年輕選民,故區議員選擇使用社交媒體發佈信息,配合年輕人接收信息的習慣。張敏峯認為,區議員以往發佈資訊的方式受眾性不高,例如他們只張貼海報,鮮有市民會站在街上詳細閱讀其內容,有時候會忽略了一些重要資訊。曾有市民向他反映,上一任的區議員沒有以社交平台發放消息,亦較少設立流動街站,街坊要直接到辦事處或主動致電,才能從區議員口中獲取資訊。「我們這一代的區議員,善用不同的電子平台與街坊溝通,使他們足不出戶也能了解區議員的動向,形成一個雙向式的互動。」他笑說。

如若區內有突發的事情發生,張敏峯會透過社交媒體即時向市民交待情況。(截取自Facebook:觀塘曉麗區議員-張敏峯 )

      中西區觀龍選區區議員梁晃維則認為,歷屆區議員較少使用社交媒體,使他們的服務對象比較單一,亦令消息失去時效性。他續指,上一任區議員的受眾大多為一天二十四小時也留在區內的人士,其他居民,例如上班一族及年輕人,較少會花時間留意海報,故未必太清楚當區發生的事。有見及此,梁晃維選擇使用社交平台與市民溝通,使市民無論何時、何地,也能「持續關心」區議員的工作。若梁晃維要靠張貼海報的形式傳遞消息,一來要得大廈法團的批准才能張貼海報,二來要「逐張逐張」貼海報,使消息傳播的速度十分緩慢。他苦笑道:「這個年代,有些資訊要即時發佈才有用,若果要靠貼海報通知街坊,就已經會太遲。」

梁晃維亦遇到沒有辦事處的困難,故選擇開設流動辦事處,供一些不會使用社交媒體的市民發表意見。(截取自Facebook:梁晃維 Fergus Leung)

      即使已有議員辦事處,油尖旺區佐敦南的區議員陳梓維都選擇以社交媒體與市民溝通。他認為,社交媒體傳播威力強,有很好的宣傳效果,信息很快可以廣傳。他舉例指,他近日在Facebook發放會向市民派發口罩的消息,然後網民迅速地以「一傳十,十傳百」的方式,把這個消息傳給其他人,使大多數佐敦南的居民,包括沒有使用社交媒體的市民,也能得知有口罩領取的消息。

陳梓維在近日找到一個可作臨時議員辦事處的場地。他表示,他已找到另一個可作長期用途的地點,可因租約問題,只能暫時以臨時辦事處服務市民。

      只要在Facebook的搜尋欄輸入某個地區,就可以找到一些區內居民開設的群組,專門討論區內大小問題。梁晃維會加入這些群組,透過居民的帖子了解居內情況,並適時發佈資訊。「這些Facebook群組有一定數量的成員,我的接觸層面因此而擴大」。無需經營辦事處令梁晃維可花更多時間經營社交媒體令市民知道社區每日的變化,更即時地了解區議員及區議會的作用。

      育有二子的陳小姐已在觀塘曉麗區生活多年,她認為社交媒體可以取代議員辦事處。她指出,如今科技發達,市民很容易就可以透過通訊軟件及社交媒體獲取資訊。「只要能找到區議員就可以,辦事處不是必要。」

直播記錄真實畫面 助區議員一臂之力

      社交媒體除了有助區議員發佈信息外, 當中的直播功能亦有助區議員與居民互動。有區議員在社交媒體上直播區議會會議,使市民更了解區議員工作時的實際情況。而在近日的示威活動中,警民衝突加劇,不少區議員如陳梓維、梁晃維也選擇走到前線,在Facebook上直播當時的情況。陳梓維認為,直播可以以鏡頭的形式,在沒有剪輯下紀錄最真實的狀況,有力地向區議會反映區內情況。梁晃維則認為,直播一來可以將最即使最突發的狀況報告市民,二來可以保障自己與在場市民的安全。

陳梓維以社交平台直播視察新路的狀況,使市民即時可以了解到他的工作進度,相片中可見直播共有1900的播放次數。
陳梓維在近日的警民衝突中,走到前線,直播即時的畫面,讓在家中的市民也能了解區內的狀況。(截取自Facebook:佐敦南社區幹事(陳梓維))

      同時,張敏峯與梁晃維分別聯同當區其他區議員,以直播形式向居民交待最近的事項。梁晃維指出,他正計劃進一步善用社交媒體的功能,若有居民對某個社區議題有疑問,他在未來會考慮以短片或直播形成,解答他們的疑難。

張敏峯與梁晃維,分別聯同同區其他議員,在社交平台以直播功能,召開居民大會。(截取自Facebook:觀塘曉麗區議員-張敏峯、梁晃維 Fergus Leung)

社交媒體存限制    未能顧及所有居民

      在觀塘曉麗區居住多年的譚小姐一直十分關注區議員的工作。她認為區議員沒有辦事處是一件很「荒謬」的事。她表示,區議員即使未有辦事處,也要想盡辦法,透過不同的途徑,如按時的流動辦事處,去接見市民,不能只在社交媒體發佈資訊。她指出,雖然她能透過WhatsApp等途徑接收部份消息,但社交媒體及通訊軟件始終不能代替辦事處。她感嘆道︰「不是人人也有Facebook,例如我自己就沒有,雖然我可以使用WhatsApp,但一些長者、獨居老人遇到問題時,不如年輕人可以那麼緊貼資訊,既不會用WhatsApp,更不會用Facebook,就不能求助。」

譚小姐認為,辦事處十分重要,因為不是所有人也懂得使用社交媒體。她坦言,她也不會使用Facebook。

      張敏峯曾經收過一位長者的來電,責罵他為何至今仍未有辦事處,以及為何至今仍未開始工作。「婆婆較少去看在屋苑內的區議員資訊板,又碰巧從沒見過我,變相對我的印象很差,認為我懶惰,甚麼工作也沒有做。」他苦笑道。沒有辦事處,只用社交媒體,或多或少令張敏峯面對信息傳播的困難,「真的會接觸不到一些人,長者方面要靠街坊口耳相傳,才有機會接觸到信息。」

連任數載的灣仔區司徒拔道區議員黃宏泰至今仍未有選擇以社交媒體與市民溝通,他主要透過電話、郵件、海報、電郵、傳真及通訊軟件發佈資訊。他表示,他的選區內老人家比較多,使用Facebook反而較難溝通。他認為,通訊軟件已足夠應付。「暫時未想到任何方法會快過微信,Facebook有太多其他不相關的帖文,反而遮蓋了真正想發佈出去的信息。」他坦言,若他的選區有更多人使用社交媒體,他可能會考慮以此作為輔助。

      陳梓維指,他的選區有四分之一為長者人口,所以社交媒體始終會有限制。他表示,若要接觸長者,最理想的模式是面對面交談或使用WhatsApp。

結合新舊模式    互補不足

      居住在中西區的鍾小姐說:「不同年齡的人透過不同的媒介接收訊息。所以我認為辦事處十分重要,但社交媒體同樣重要。」她認為,老人家一時三刻不會學懂使用社交媒體,一個實體辦公室令他們更安心,最少知道有需要時到該場所就可求助。她續指,年輕人也未必能接受舊的一套,他們不如老街坊般有時間,不會特意到議員辦事處求助,故區議員仍有必要使用社交媒體。

鍾小姐指出,她認為社交媒體有助市民獲取最新的消息,但仍需要辦事處去,提供較實體的援助,如一對一教填表格的服務。

      另一邊廂,沙田區帝怡選區的區議員林港坤在2019年區議會成功當選,他一方面打算採用辦事處,另一方面也打算以社交媒體與市民交流。他認為,採用不同媒介,可以提高資訊傳遞的廣泛性。辦事處及流動街站、社交媒體是互補不足的關係,可以接觸到不同的目標群。他指,他沒有每個服務對象的電話號碼,不能以通訊軟件聯絡所有人。社交媒體正正可以彌補這個問題,把最新消息發佈出去,無論認識或不認識的人也能得知。而他表示,他使用社交媒體最主要的目標,是接觸到區內的年青人。

除了透過社交媒體發佈消息外,梁晃維亦選擇沿用寄件的模式,向每家每户傳遞資訊。(截取自Facebook:梁晃維 Fergus Leung)

      未有辦事處的梁晃維,偶爾會以電話或WhatsApp約街坊到咖啡店或進行家訪,以面對面的形式溝通,彌補沒有辦事處的問題。但能成功約見的,很多也已經是已懂得使用通訊軟件或社交媒體的市民。「區內仍存在一群我接觸不到的人,故十分依賴一個有固定開放時間的場所,供他們求助」。他亦認為,即使社會將來完全電子化,若有些事需要較詳細或隱密地交流,辦事處仍能發揮它的角色。「若果真的不幸,不能爭取到前任區議員的辦事處,我會妥協,找私人地方作選址,因為在這一個人口較老化的選區,始終需要一個辦事處,照顧一些年紀較大的街坊」。

梁晃維指出,一些較年老或基層的居民,習慣到議員辦事處求助,而他們的習慣很難改變,故辦事處在他的選區仍十分重要。

      陳梓維表示,街坊除了獲取資訊之外,亦需要有辦事處作為「聚腳」的地方,但他亦會繼續經營社交媒體,為街坊提供多一個途徑獲取資訊。他笑言:「網絡世界的而且確能達致一個良好的宣傳效果,但我亦希望以一個辦事處去拉近人與人的距離,使居民可以閒時也去聊聊天。」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不附從政治功利,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

留言

餐飲零售受重創 商家出招保生意

政策不配合 發展貨櫃屋遙遙無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