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政

政策不配合 發展貨櫃屋遙遙無期

香港住屋問題一直處於水深火熱之中。早於2015年,有民間團體倡議逐漸增加除公、私營房屋以外的「第三類房屋」,以滿足社會對房屋的需求。本港首次引入貨櫃組合屋作過渡性房屋,以南昌貨櫃組合屋作試驗項目,預計最快於本年度第二季入伙。面臨住屋危機及土地政策向地產商傾斜之際,貨櫃組合屋未來能否取替主流房屋,仍然備受爭議。

空間過小 易釀意外

      貨櫃組合屋政策曾被民間形容為「合法劏房」、「鐵皮屋」。雖然貨櫃組合屋並非處理本港土地問題的終極良策,但相比劏房,居住環境總算略勝一籌。從事建造業的Leon (化名),平日會在由貨櫃屋改造而成的辦公室處理文件工作。辦公室位處地盤工地,已租用半年。Leon解釋,因工地本身沒有辦公室,用貨櫃屋搭建臨時辦公室較為方便。貨櫃屋內裝有一部內置冷氣機及兩扇窗戶,通風效果尚算可以。然而,約150呎的貨櫃屋只能擺放三張書枱、一部微波爐、雪櫃、飲水機 和一些工程雜物,「屋內環境狹窄,沒太多活動空間,擺放東西後,各處位置甚至不足以兩個成年男人並排站立。」他形容。

約150呎的貨櫃屋只能擺放三張書枱 、一部微波爐、雪櫃、飲水機  和一些工程雜物,「屋內環境狹窄,沒太多活動空間,擺放東西後,各處位置甚至不足以兩個成年男人並排站立。」Leon形容。

      由於貨櫃屋空間有限,屋內被迫使用萬能插座,以增加插頭數量。一次的電器短路,險釀成火警意外,令Leon意識到貨櫃屋的安全問題。他表示,貨櫃屋空間太小,用家都想盡用每一呎,根本不會有人願意再騰出空間擺放滅火筒。一旦發生火警,沒有即時滅火的設備,加上屋內壓力過大,很容易造成爆炸意外。他說道:「貨櫃屋是一個『壓力煲』,零星火花亦可能引發一連串火災。」   

      他認為,若政府有意推行貨櫃屋作居住用途,應立法規定貨櫃的大小不少於200呎。市面上200呎的貨櫃屋已能滿足一廚一廁的基本居住需求,空間大了,自然可多安裝幾個電路,減少因插頭駁插頭造成的短路意外,從而保障住戶安全。」

      除了空間不足,貨櫃身不夠堅硬亦衍生各種問題。適逢雨季,貨櫃屋頂部會漏水,門口會出現滲水等狀況,「我們一般只會簡單用玻璃膠封好漏水位置,再用帆布覆蓋貨櫃屋頂部以防滲水。」Leon表示,這些看似是小問題,但日積月累下也造成很大困擾。      

適逢雨季,貨櫃屋頂部會漏水,門口會出現滲水等狀況 ,「我們一般只會簡單用玻璃膠封好漏水位置,再用帆布覆蓋貨櫃屋頂部以防滲水。」Leon表示。

貨櫃屋租金低 租戶憂其環境條件

      葉漢尼一家三口目前在深水埗租屋,單位實用面積約300呎,已輪侯公屋三年有多。他表示,現時租住的單位租金升幅不大,月租約一萬一千元。他曾先後於同區租住過兩個套房單位,租金只相差三千元左右。被問及會否考慮申請入住社聯的貨櫃組合屋,他表示對貨櫃屋的環境問題感憂慮,特別是衛生及隔音問題。他補充︰「若租金不是與套房相差太遠,我仍會選擇租住套房。」

葉漢尼表示對貨櫃屋的環境問題感憂慮 ,特別是衛生及隔音問題,「若租金不是與套房相差太遠,我仍會選擇租住套房。」

      本土研究社成員陳劍青認為,過渡性房屋在市區出現,可導致「劏房」市場萎縮,間接使租戶選擇過渡性房屋,而放棄租住「劏房」。他解釋,市面上100至200呎的『劏房』月租平均約四至六千元,而300呎左右的過渡性房屋單位,鑑於其發展成本較低,甚至由政府提供土地,月租有望低至一千元。     

短期租地杯水車薪 政府應主動提供土地

      政府曾於2019年施政報告中承諾,將於三年內提供一萬五千個過渡性房屋單位。陳劍青則認為,政府所提供的土地及資源,遠遠未足夠處理十萬名正輪候公屋人士的租屋情況。社聯目前推出了三個組合社會房屋項目,由發展商短期出租土地,配合社會團體或社會企業營運過渡性房屋。然而,陳劍青批評政府未有主動提供閒置或臨時土地。「政府投放的力度根本不足以推動社會房屋發展,應要有具體的政策目標。未來新增的房屋供應,應預留十分之一的土地興建過渡性房屋。」

陳劍青建議政府用「公價」收回市面閒置土地,再以較低價格租予社會服務機構興建貨櫃組合屋作過渡性房屋,此舉可長期增加房屋單位存量,顧及輪候公屋或有特別需求人士的需要。 (*網上圖片)

      現時,發展商願意以一元象徵式租金租出空地,作為過渡性房屋用途。但由於大部份土地屬短期租約,陳劍青對此感到憂慮。「這難以維持足夠過渡性房屋存量,政府變相替發展商『過橋』,將『生地』轉化為『熟地』,方便其日後在該土地建屋發展,可見政策是傾向發展商利益」。他建議政府用「公價」收回市面閒置土地,再以較低價格租予社會服務機構興建貨櫃組合屋作過渡性房屋,此舉可長期增加房屋單位存量,方便顧及輪候公屋或有特別需求人士的需要。   

真正落實社會目標 遠勝只提供居住空間

      陳劍青亦指,建設公營房屋從覓地、規劃、平整至建成,過程需時約五至六年,但利用貨櫃組合屋形式建設過渡性房屋只需半年,有望短時間內增加房屋供應,為市場提供「平租房屋」,舒緩正輪候公屋人士的租屋負擔。

香港的貨櫃組合屋給予人「合法劏房」、「鐵皮屋」等印象,事實上歐洲有成功案例證明貨櫃組合屋亦可設計得十分型格。   (*網上圖片、明周文化)

     此外,由非政府組織管理過渡性房屋,有助落實社會目標,如幫助弱勢社群、少數族裔等,達到服務性質目的,而非純粹提供單位。他補充︰「部分歐洲國家會將過渡性房屋定性為『長幼共融』空間,務求提供居住面積空間之餘,亦鼓勵兩代人共同面對社會問題。」

南昌街組合社會房屋項目:本港首次引入貨櫃組合屋作過渡性房屋,以南昌貨櫃組合屋作試驗項目,預計最快於本年度第二季入伙。        (*網上圖片、取自香港社會服務聯會)

     土地收益是政府必須考慮的重要事項,假設市面有足夠公營房屋或過渡性房屋供應,變相會降低整體租金水平,同時減低私營市場吸引力。倘若貨櫃組合屋未來翼取締主流房屋,成為永久住屋用途,仍須靠政府主動提供土地。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不附從政治功利,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

留言

區議員欠辦事處 社交媒體成辦公空間

從「和理非」到前線抗爭 陷角色掙扎的「勇武社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