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專題

港生內地學習受阻 擱置進修計劃

 

受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影響,不少在內地讀書的香港學生滯留香港,大部分學生要等待校方另行通知才能返回校區。在留港期間,他們以網上學習作為主要學習方式,遇上不同障礙。同時,亦有學生對內地疫情的情況存有疑慮,暫緩前往內地進修的計劃。

 

網上學習困難重重     

 

      嚴儷就讀廣州暨南大學新聞系三年級,由於內地大學宣佈停課,加上校方呼籲港、澳、台學生留在家中,所以現時她利用「騰訊會議」和中國大學網課平台「MOOC」在港進行網上課堂。她認為,在家中進行網上學習相比起在宿舍有更多的自由時間,但亦造成了一定程度的不便。「香港居住環境比較擠迫,而且雜物較多,如果能在大學宿舍上課空間較大,會更方便。」而且,她的父母和弟弟經常在家,家中環境嘈鬧,有一點兒動靜,就會十分「應聲」,上課時很難集中精神。另外,嚴儷指出,在香港上網課的困難在於查閱資料。學校規定學生做功課時只能使用特定的學術網站,但由於內地防火牆設定,這些指定的網站只能在校內範圍登陸,在香港無法瀏覽,令她不能順利完成課業。「如果真的無法使用網站,只能夠寫信向老師反映。」

嚴儷認為,香港屋企環境較擠迫,學習容易分心。如果能夠回大學宿舍上課、學習,會是更好的選擇。

      嚴儷表示,疫情尚未穩定,相信校方短期內無法正式復課,令她的學習計劃受阻礙。她緊皺眉頭,輕嘆道︰「我本來打算在今個學期報考普通話試,之後可以在內地成為兼職普通話老師,現在計劃被逼擱置,要處理的事不斷延誤、堆積」,她擔心之後難以趕上原本的進度。

就讀廣州暨南大學的學生嚴儷表示,疫情窒礙了她短期的生涯規劃。

      另外,暨南大學的獎學金頒發制度亦受疫情影響。她指出,學校會因應學生的學術成績及綜合測評表現來頒發獎學金,而綜合測評的分數是視乎學生參加的課外活動數量而定。「某些同學雖然學術成績較弱,但只要積極參加學校活動,也有機會得到獎學金,我之前也因此得到4000元獎學金。」現在因為疫情關係,所有活動被逼取消,但校方仍未公佈疫情下獎學金頒發的新安排,令她對於這個學期能否獲得獎學金感不確定。

 

      在廣州中醫大學就讀中醫系二年級的單浩彬表示,因疫情而滯留香港對自身學習帶來了負面影響。他是「深究醫學研究協會」的會員,經常參與學會活動,增加自己的實踐經驗。受疫情影響,學會取消所有活動,令他失去了許多學習機會。「學會有『跟診』活動,學弟、學妹可以跟隨已畢業的執業中醫師上門學習診症,但今年的活動幾乎全取消,令我學習臨床應診技能的機會減少。」不過,單浩彬認為,疫情始終會過去,故對他而言只會造成暫時性的影響。

單浩彬表示,由於疫情,學校暫停了學會活動,令自己失去許多學習的機會。

復課存風險 學者:現階段宜繼續停課

 

      根據內地官方數字,雖然內地確診患上新型冠狀病毒的人數大大下降,不少省份更是零新增個案,但嚴儷對於返回內地院校上課仍存有一定的憂慮。她認為,即使復課時內地沒有新增確診個案,亦未能夠放下戒心。「我就讀的大學只有一間餐廳,所有學生都會在用膳時間聚集在那裡。而且現時餐廳禁止了外賣服務,所以我十分擔心餐廳的衛生和人口聚集的問題。」再加上,暨南大學的校園比較特別,退休教授、博士、研究生,甚至一般居民都能夠居住在學校範圍內,因此學校難以檢測所有進出校園人士的外遊記錄和身體狀況,無法保障學生的人身安全。不過嚴儷認為,內地應該不會在有任何潛在風險的情況下宣佈復課。

 

      華南理工大學的陳教授(化名)表示,學校的復課安排須考慮很多因素。雖然現時內地疫情逐漸好轉,但境外疫情仍持續蔓延,對於某些外地學生較多的大學存在很多不確定因素。「疫情的變數多,學校應該視乎疫情的變化和學生的意願去決定是否復課。」陳教授認為,學校沒有必要冒險復課,一來學生並不是在職者,不像上班族那樣「手停口停」,不會因停課而對家庭造成經濟壓力;二來學生可以趁這段時間在家自習,透過互聯網及課外書學習更多課程以外的知識,甚至能比在學校上課吸收更多知識。另外,陳教授指,現時科技發達,學生無需過份擔心學校的安排。「學校對於處理問題的變通能力強,信息流動快,如果有最新的進展,學生能夠透過微信、QQ、及網上課堂等途徑接收訊息,儘量避免學生受疫情影響。」

質疑內地確診數字 暫緩進修計劃

 

      樂瑜是一位自由工作者,曾在內地大學主修音樂教育,畢業後回香港工作,但內地的大學證書在香港的認受性相對本地大學生低,近年一直考慮到上海音樂學院的表演系繼續進修,但因疫情令她有所卻步。「因為大學時主修音樂教育,限制了我現時的工作範疇,以我的學歷,只能在琴行、私人學校或以助教身分工作。」若能夠到表演系進修,她則有機會在香港參加不同的中樂團培訓,認識更多音樂界的朋友,同時更可以增加收入。樂瑜坦言,內地的音樂教育比香港更優勝,除了技術更佳,教育範圍亦更集中,加上她的內地大學文憑受內地學院認可,所以更傾向想到內地進修。

 

      但是,樂瑜對現時的疫情感到十分憂慮,作了暫緩進修計劃的決定。「個人而言,我不太相信內地當局公佈的『零新增』數字,亦不相信這麼嚴重的疫情能在短期內完結。」樂瑜在內地生活四年,體驗過內地的衛生情況和面對危機的意識,認為即使疫情嚴重亦沒有辦法提高他們的衛生意識。「內地隨地吐痰的情況十分常見,街道和餐廳的衛生情況都很惡劣,感覺上是一個未發展的國家。」為了保障自己的健康,她隨即暫緩到上海進修的計劃。她又表示,未來兩年都不會考慮到內地進修,反而會考慮到台灣,或在香港參與一些與音樂有關的短期課程,增進自己的音樂知識。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不附從政治功利,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

留言

從「和理非」到前線抗爭 陷角色掙扎的「勇武社工」

黃色經濟圈——獨立書店在社運和疫情下的堅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