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專題

黃色經濟圈——獨立書店在社運和疫情下的堅持

三月中旬,大眾書局全線十六間門店結束營業,商務印書館也有兩間分店於四月結業,大型連鎖書局分店減少。有網民提倡不光顧擁有中資背景的「三中商」(即三聯書店、中華書局和商務印書店),轉為光顧支持示威人士的「黃」書店。這些「黃」書店大多為獨立經營,背後沒有大集團的資金支持。在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影響下,獨立書店的生意受到衝擊。在大型連鎖書店相繼結業的情況下, 獨立書店如何營運呢?

 

社會事件改變閱讀喜好 獨立書店受歡迎

      位於旺角的序言書室,主打人文、社會和科學等類型的書籍。店主有將部分日子捐到「612人道支援基金」和「星火同盟」,故被納入黃色經濟圈,不少支持社會運動的顧客會從該店購買相關書藉。負責人Daniel(化名)指:「尋找政治書籍的人增加了,與(社會)運動相關的書亦刺激了銷量。這類書籍的銷量在2019年有明顯增加,而登上店內暢銷書榜的文學書籍則比以前少。」樂文書店於1984年成立,是一所獨立經營的書店,主要售賣人文科學類的書籍,其次有生活、旅遊等等。在「反修例」事件的風氣傳播下,店主曾先生(化名)表示,在客人的比例上,年輕讀者的數量增加;至於熱賣書籍方面,近期較多人選擇與社會運動相關的書籍。

序言書室位處旺角唐樓,門前有紙牌寫著「入門前請戴口罩」。
序言書室的牆面裝飾,其中寫有「真・普選路」。

      Ariana(化名)有閱讀的習慣,「反修例」事件令她在選擇書店上有所改變,因政治立場而沒有再光顧大型書店。「在『反修例』事件之前,不論是獨立書店或是『三中商』都有光顧,現時盡量會到獨立書店找書。」她認為,獨立書店獨立書店的書籍較便宜,而且種類比連鎖書店多,故現時每一至兩個月便會到獨立書店閒逛。Ariana認為,在獨立書店選購書籍相對自由,有些書籍在連鎖書店找不到,但在小型書店就能找到,內容亦不會有節錄、刪改等,較少自我審查的情況,因此較喜愛光顧獨立書店。

樂文書店有賣不少台版書。
樂文書店同樣位於唐樓,門前一張印着外科口罩照片的告示,寫着「請注意公共衛生」。

疫情改變經營模式 書店前景難料

      新型冠狀病毒肆虐全球,隨著疫情升溫,政府和醫護都鼓勵市民多留在家中,避免外出接觸人群,政府更實施禁聚令。禁聚令下,各行各業的生意均亦受到影響。Daniel指,書室提供網上訂書和速遞服務,只是一直沒有刻意提及。但在現時社會的狀況下,他會向客人強調這項服務,鼓勵客人在家閱讀。「我認為疫情不會令看書的人減少,雖然人們不外出,實體書店的經營一定會有困難,但網上書店的生意可以維持。」對於今次的疫情,Daniel不能預計何時會結束,導致難以準備日後的計劃。他表示,其書室現時的生意勉強達到收支平衡,故他對疫情過後的市況感到樂觀。

樂文書店有賣抗爭相關的書籍。

      曾先生則指,疫情導致書店收入減少。對於有大型書局陸續結業,他感到突然,並苦笑言道:「前景?前景我就看不清楚啦。」

序言書室有社運抗爭的寄賣和捐款。

鬧市中的人情味

      被問到獨立書店有何意義,Ariana沉思良久,徐徐說道:「我覺得獨立書店是一種文化的保留,現今有很多店鋪都是連鎖式經營。在獨立書店裡面裏,你可以與老闆閒聊,問他『老細,近排有咩暢銷書啊?』或者『老細,可唔可以幫我搵本書啊?』,比較有人情味存於裡面。而連鎖店裡裏,大家都是打工,就不會有這種相處的模式出現。」

Ariana和朱小姐都會到獨立書店找「心頭好」。
樂文書店貼有余光中逝世的報章,店主認為他是文壇一個頗重要的人物。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不附從政治功利,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

留言

港生內地學習受阻 擱置進修計劃

始料不及的疫情 醫護盼重返舊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