紛擾世情損精神 和諧粉彩治人心

一刮一抹一畫,煩惱一掃而空。由日本引進的和諧粉彩,只需簡單的工具和技巧,便能繪出柔和的畫作,使人內心得以慰藉,化解憂愁,達到治癒心靈的作。香港正處於動盪紛亂之時,加上疫情來襲,港人拖着疲憊的身軀營營役役過活,缺乏喘息空間。有和諧粉彩導師及學員形容,這種藝術為人們提供紓緩壓力的途徑,促進身心靈健康。

平心靜畫 簡單傳遞快樂

「每次畫畫的時候,特別使用和諧粉彩,我就覺得十分平靜。」和諧粉彩導師藹芝解釋其工作室的名字—「平心靜・畫」的由來。走進工作室,淡黃燈光窗外陽光的映襯下更顯溫暖。白色牆身搭配木質地板,帶來舒服自在的感覺。一幅幅掛在牆上的畫作,有關於大自然、婚姻、咖啡等,款式多樣且色彩豐富。藹芝稱,有些人本身很緊張,但只要坐在這裏專心畫畫,便能暫時忘卻一切,放空自己,達到平靜的狀態。

和諧粉彩導師鄭藹芝表示,由三月起使用Zoom教授和諧粉彩,於疫情當中幫了自己很多。

藹芝自少喜愛畫畫,但其母覺得繪畫沒有用,沒有讓她跟隨老師學習,「姐姐學彈琴,妹妹學跳舞,我卻沒有機會學習畫畫。所以當我長大以後,只要有機會和能力,就會鑽研不同種類的畫。」油畫、水彩、素描等繪畫藝術,她都試過,直至2017年下旬接觸和諧粉彩後,對此情有獨鍾。被問到箇中因由,爽快地回答:「因為它真的好簡單,卻在簡單的過程當中,把快樂帶給別人。」她眼神堅定,仍流露出自信的一面,以及對和諧粉彩的熱愛。

心上手 煩惱消走

中小學的視藝堂,學生都曾使用油性粉彩作畫,和諧粉彩與此截然不同。它於乾粉彩的一種應用,用?刀等工具把粉彩削成粉末,再用手指塗抹在畫紙上。諧粉彩不需要起草稿,也沒有特定主題,隨心隨意,「憑當下的感覺選擇顏、刮粉、塗抹,自然會帶動你畫甚麼」,適合男女老少。鄭藹芝語帶輕鬆說,「簡單的學習,就已經可以創作出漂亮的作品。」

鄭藹芝示範和諧粉彩的創作過程。

諧粉彩創辦人細谷先生本來從事銀行工作,同時要照顧患病的太太,壓力大。有感於作為病患照顧者的壓力,亦意會到社會中人們面對的孤單與寂寞,便成立「日本粉彩希望藝術協會」,把和諧粉彩帶進社會,希望豐富人們內在的心靈,實現健康和諧的社會環境。細谷先生有時會在商場舉辦和諧粉彩的體驗動,讓經過的人嘗試一下,「或許一天中你會經歷了許多不如意的事,但透三分鐘的創作,你就可以笑著離開那個地方。」

教與學互相壓力 治癒癌病人心靈

藹芝曾從事社工及小學支援工作,現時主力教授和諧粉彩藝術,「在教學過中不單只有教學,部份學生得知我社工的背景,很多時間也會找我談天。」及開辦和諧粉彩課程的原因,鄭藹芝坦言,社福界近年常要「追數」,自覺十分大壓力,「社工生涯去到第十年左右,我已身心俱疲。」於是開辦課程,輕工作所帶來的壓力。

𠝹刀是和諧粉彩其中一樣重要的工具,除了用來刮出粉末,也可以製作形板紙,把不同形狀的圖案印在畫紙上。

諧粉彩簡單快捷,適合生活節奏急速的香港人,讓人們在短時間內達到身心康。鄭藹芝表示,其學員主要來自社福界或教育界,當中也不乏醫護或文職人員。在第三波疫情爆發期間,她星期一至六都會使用Zoom教學,「因為大家想透過和諧粉彩紓緩減壓。」和諧粉彩學員尹曦苠表示,「為了紓緩因疫情社會事件所帶來的壓力,自己也多用了和諧粉彩創作,在畫畫時與導師傾談,亦令自己暫時忘記擔憂。」

和諧粉彩學員尹曦苠認為,和諧粉彩也許未能解決現實上的煩惱,卻能讓自己平靜下來。

藹芝指,每當學員用手機把自己的作品傳送給她,分享自己從畫畫中得到釋放,「我在教學中也覺得十分舒服。」鄭藹芝補充,在教學過程遇到幾位癌症者,他們在活療過程中也會用和諧粉彩畫畫,有幫助紓緩療程帶來的痛楚及療影響外表的不適應。」

諧粉彩學員Vincy(化名)是一名癌症兼抑鬱症患者,「由零(開始)你可會不知做成如何,但透過手指的塗抹,它就會讓你知道人生就是這樣塗抹(出來)」。她坦言自小不善讀書,無擅長之處,「在家中的地位好渺小」,發憤圖強證明自己的能力。中五畢業後她就投身社會工作,後來進修成為社工。在堅強的外表掩底下,她卻藏着脆弱的一面,「別人看來我是有自信,但心裡我知道自信心不是很足夠」。其母親和丈夫在一年內均因患癌相繼離世,「兩個也是我最親愛的人,其實我是承受不了這種傷痛」。Vincy亦直言自己一個雙面人,只向朋友報喜不報憂,「我不喜歡講出來,但透過和諧粉彩繪,我可以表達到我的情緒。當我專心畫畫時,也較少想起不快的回憶」。

放下執着學隨心 手指繪畫帶回初心

作和諧粉彩前,人們需在畫紙周邊貼上膠紙。完成畫作後,需噴上定色噴霧,防止粉彩甩色,再撕起膠紙作畫框。鄭藹芝指,撕膠紙時,不但無需小心翼翼,應用力,讓畫作邊框留下凹凸不平的痕跡。鄭藹芝表示,「這是因為希望人接納不完美的畫作,正如我們接納不完美的自己」。

尹曦苠對自己要求高,對某些事情很執着。她起初會拘泥於顏色搭配、畫甚麼案等細節,「但從中學習隨心,這是一個很大的學習」。她分享,有次和兩子女畫畫,以憤怒為題,發現其中一人畫了個大交叉。她回想,原來孩子給了自己很多「交叉」,否定自己的價值。Vincy也遇到同樣的問題,「我給自很多規範,,生怕出錯。」在鄭藹芝的鼓勵下,她醒悟到和諧粉彩無分對錯,「它(和諧粉彩)沒有規範給你」。她續稱,顏色深淺的變化讓她明白到凡事有轉機,「你以為畫了紅色,但塗抹兩下就變成粉紅色」。

和諧粉彩沒有限制創作主題,主張隨著心中所思所想自由創作。

此外,和諧粉彩主要用手指畫畫,簡單直接,仿佛帶繪畫者回到最初,「像小孩子一出生,就是玩自己的手指。」鄭藹芝說,很多人小時候也懂畫畫,但因忙於學業和工作,便忘記自己懂畫畫。「和諧粉彩幫我們達成心願,做以前嚮卻被社會抑制的事,帶我們找回最初的自己。」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不附從政治功利,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

留言

YouTuber小樂:「大胃」不敢稱「王」 減肥是為了吃更多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