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專題

電檢處要求紀錄電影加入警告 臨時提高電影級別惹憂慮

9月底,獨立電影發行商「影意志」舉行「香港獨立電影節2020」,當中包括紀錄電影《理大圍城》及《佔領立法會》。「影意志」在電影報刊辦(下稱電檢處)要求下,在兩套紀錄電影加入警告字句。在播映前兩小時,《理大圍城》級別被提高至III級,事件引起熱議。「影意志」表示,相關部門從沒為警告字眼正面作出解釋。「電檢處」回應指,會按每次的電影申請發出個別告示要求。有學者認為,「電檢處」將該電影評為III級是政治操作,有導演及學者擔憂電影界從此披上「白色陰霾」。

獨立電影發行商「影意志」的兩套紀錄電影《理大圍城》及《佔領立法會》,在「電檢處」要求下,需要加上告示及在播映前被提高電影評級至三級。(照片由「影意志」提供)
(照片由「影意志」提供)

不滿加入警告告示要求 為按時放映無奈遵從

「影意志」7月時已將《理大圍城》及《佔領立法會》送往電檢處作檢查,遭當局要求於電影中加入「影片內容可能未獲證實或有誤導成份」的警告性告示,標明「影意志」認為對方提出的要求不合理,遂提出在告示上標明這是電檢處的要求,但當局旋即表明若不遵照其指示,會延長行政時間,令電影不能順利在9月播放。直至9月,「影意志」再次提交電影申請,並按照要求,加上告示字眼,惟電檢處回覆指,該次屬新的電影申請,而每個告示是按每份申請發出,因此要求「影意志」刪除電影中的舊有告示,再等待另行通知。

直到電影節前兩天(9月18日),「影意志」再收到通知,須在原本的告示中加入新的字句,標明「影片內容或評論可能未獲證實或有誤導成份」。他們在放映前兩天接獲通知,「我們擔心,若不按當局要求執行,有機會不獲『核准證明書』」。他們對電檢處的做法感到疑惑及不解,不明白在電影中加入告示字句的用意,但在門票早已售出情況下,避免受事件影響而取消放映會,他們按當局要修改告示,作出「迫不得已的決定」。

「影意志」表示,在電影中加入告示的做法並非導演本意,也否認坊間指「影意志」「自我審查」的說法。(照片由「影意志」提供)

紀錄電影被調高至III級 電檢處被質疑打壓觀賞自由

《理大圍城》於播映前兩小時,被電檢處提高其電影級別至III級,「影意志」及後在社交網站發佈指,將會為未滿十八歲觀眾進行退票手續,又解釋並非刻意不讓十八歲以下人士進場觀賞,而是電影一旦被評為三級,法理上是不能讓他們進場。

曾於2014年拍攝紀錄電影《亂世備忘》的導演陳梓桓表示,基於《理大圍城》涉及政治事件,故電檢處利用行政程序作政治工具,臨時將電影評級由IIB級改為III級。他形容此舉動奇怪且不合理,認為當局有利用行政手段來阻止《理大圍城》放映之嫌,質疑這是政治打壓。他補充,電檢處原本的權力及評級工作是審視電影是否涉及色情、暴力及粗言穢語的內容,然後向電影發出評級,而非在沒有提供合理原因下修改評級。

電影系學生兼紀錄片導演Nepoleon(化名)直指當局做法猶如「篡改歷史」,直指電檢處利用「三級制」作為理由打壓十八歲以下的觀眾,「讓他們不能觀看含政治信息或抗爭畫面的電影,目的是避免他們知道真相」。

Nepoleon(化名)認為「電檢處」利用「三級制」打壓最低年齡層觀眾。

「被」聲明內容不實 電影者既憤既樂觀

有關《理大圍城》警告告示中「影片部分內容或評論可能未獲證實或有誤導成份」,本報曾向電檢處查詢具體「未獲證實或誤導」的內容是甚麼,惟截稿前未獲正面回覆。「影意志」引述當局回應指,《理大圍城》及《佔領立法會》涉及犯罪行為,及電影中只含有「單方面說法」,故要求在電影加入告示。「影意志」在播映電影後,曾於社交網站澄清有關告示並非出於團體的意願,擔心該告示會影響觀眾對兩套紀錄電影的觀感。

導演陳梓桓指,電檢處要求原創者於電影中加入「電影含誤導內容」告示,「做法無聊」。他批評電檢處行為超越其權力範圍,利用職權威脅原創者按其要求加入告示。

浸會大學電影學院副教授吳國坤表示,「電檢處要求加入『電影含誤導內容』的字眼,等同指摘導演拍攝虛假影片,對紀錄電影導演來說是很大侮辱。」他認為該部門要求電影加入不同告示的做法屬權宜之計。他續指,作為政府一方的電檢處,沒有實質法律權力禁止該電影播放,但又不能讓政治敏感電影在毫無宣示的情況下播放,因此藉現行審查制度箝制它們,以作官方的「下台階」。

「入場觀眾多是較『黃』,觀眾亦不會因電影中的告示而改變原有想法。」吳國坤相信即使日後政府告示成為電影的一部分,觀眾亦能理解告示的用意,故認為不必過於擔心字面意思會影響觀眾觀後感。

獨立紀錄電影導演陳梓桓質疑,「電檢處」利用行政拖延手段作政治打壓工具。(照片由陳梓桓提供)
「影意志」表示「電檢處」從沒正面回應電影中哪一個片段、場面及行為,含有誤導成份。(照片由「影意志」提供)

「影意志」事件引白色恐怖 紀錄電影未來存隱憂

對於紀錄電影被電檢處要求加上告示及被提高電影評級,吳國坤認為事件目前對電影創作的影響不大。他反而憂慮經過是次爭議後,電檢處會修改條例以堵塞現行漏洞,甚至新增法例,打壓紀錄電影,屆時規限電影播放之餘,不排除會抽起部份電影的放映權。

陳梓桓則對未來電檢處處理電影審查方式感憂慮。他相信,日後會出現不同牽涉抗爭及政治類型的紀錄電影,但未來電檢處處理電影的方式及手法將會與是次事件不同,例如將審查方式系統化,變相提升電檢處權力,一旦有涉及政治意味的電影送檢,「電檢處」將會一一打壓。陳梓桓坦言「好擔心受政治打壓」,尤其當電影內容涉及政治思想內容,播映後或面臨被捕風險。

有志成為獨立紀錄電影導演的Nepoleon(化名)表明,眼見紀錄電影在取材上,不斷受到政治打壓感到灰心,而未來能否繼續拍出與政治相關的電影仍是未知之數,慨嘆「將來自己亦有機會屈服於政權下」。

吳國坤擔心「電檢處」會藉現行條例漏洞,作進一步修改,甚至加入法例,高度打壓紀錄電影。(網上圖片)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不附從政治功利,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

留言

警方修例引記者身分爭議 傳媒人擔心採訪自由

疫下見關懷 社企堅守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