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數字人民幣成「地方兩會」焦點 料中國將加快推行數字貨幣

圖為中國政府在部份地區測試中的數字人民幣的設計。(圖片來源:微博)
圖為中國政府在部份地區測試中的數字人民幣的設計。(圖片來源:微博)

近年,中國政府積極研發數字人民幣,推動國內數位經濟發展。數字人民幣在今年已成為「地方兩會」備受關注的研究主題,上海、廣東多地均在《政府工作報告》中表示會致力成為數字人民幣試點之一。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表示「十四五」規劃中著重提到了數字經濟的內容,相信數字人民幣也會成為兩會的焦點內容之一,但由於現在沒有具體的議程,所以是否有關數字人民幣的最新情況言之尚早。有學者認為,數字人民幣的出現是中國數位經濟發展必經的階段之一,數字人民幣對中國利多於弊;亦有投資公司認為商業銀行能夠與中央銀行在推行數字人民幣下並存及配合,擁有更好的發揮。

數字人民幣與實物貨幣,包括紙鈔和硬幣,功能和屬性相同,當中,主要有三個相同之處,第一,兩者的價格一致,第二,數字人民幣與紙鈔一樣,都具備法定貨幣的地位,即是兩者皆由中國人民銀行生產和發行,擁有國家信用支持,假設未來內地商戶具備接收條件但仍拒收數字人民幣,即屬違法。第三,數字人民幣是央行向公眾提供的公共產品,不會計付利息,也不會對兌換流通等服務收費。譚耀宗在書面回應中表示數字人民幣出現的其一原因是保障國家貨幣的安全,「比特幣為數字貨幣的最早概念,惟這些私人領域發行的數字貨幣對於一個國家的貨幣會帶來不少的衝擊,威脅著國家貨幣主權的安全」,而數字人民幣卻是符合現時電子支付趨勢的數字化法定貨幣。

推出數字人民幣    將有助中國和世界經濟發展

數字貨幣近年漸受全球央行重視,對於在電子支付領域方面走在最前的中國來說,大衆更關注數字人民幣的出現將會對中國和世界的經濟和金融市場帶來什麽影響。譚耀宗認爲數字人民幣有穩定金融市場的作用,「它可以記錄貨幣的整個生命週期,這對金融穩定性的監管更為及時、對金融和經濟危機的控制更為精准。」此外,譚表示,目前「一帶一路」共建國家以及中國周邊國家對數字人民幣高度關注,因此數字人民幣能促進區域的合作。

香港樹仁大學經濟及金融學系助理教授袁偉基認爲數字人民幣對經濟有一定程度的好處。他表示:「對中國來說,發行數字人民幣對整個經濟數位化有很大的幫助。」他提到,當社會上有東西被市場化,就一定會有地下經濟。因此,使用數字人民幣可以防止有人洗黑錢,使中國的經濟活動擁有更高透明度,增加市場普遍的經濟,因為央行可以追蹤到可疑的資金流動,即「可控匿名性」。除此之外,他又提到推行數字人民幣能夠降低發行現鈔的成本,如印製及防偽技術等研發成本,為經濟發展帶來好處。

香港樹仁大學經濟及金融學系助理教授袁偉基指數字人民幣免卻手續費,相比起現時的微信支付、支付寶和銀行過數,市民更能節省成本。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央行重奪主導權精確 掌握庫房儲備數量

有部份人猜測數字人民幣為視之為對抗美元霸權成為國際貨幣倡議而設,袁偉基表示現階段未能確定此舉動是否對抗美元霸權。他指出中國推出數字人民幣目的是中國央行需取得貨幣流通量和控制權,現時支付寶佔市場很大的份額,但相關貨幣使用未有受監管。他認為中國政府希望能實施反壟斷監管措施,重新奪回控制貨幣主權,「貨幣流量的主導權一定要在政府、中央銀行手上,不可落在(有風險的)私人企業上。」

信誠證券聯席董事張智威先生指出,在政府層面角度來看,推出數字人民幣可以準確掌握現時庫房的儲備數量,「雖然數字人民幣是匿名制,但路徑卻可以追蹤,因此更能知道現時民間流向的情況。」

信誠證券聯席董事張智威先生認爲,數字人民幣長遠來説或會令整個金融生態、金融設施和設備作出很大改變。(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信誠證券聯席董事張智威先生認爲,數字人民幣長遠來説或會令整個金融生態、金融設施和設備作出很大改變。(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數字貨幣長遠有機會完全取代現鈔

香港金融發展局發表報告指出新型冠狀病毒 (COVID-19)在全球肆虐,鑑於公眾憂慮新冠病毒可能經由現金傳播,包括零售型央行數字貨幣在内的運作靈活支付基礎設施將顯得更爲重要。

張智威指新冠疫情成爲推進數字貨幣測試和實行的催化劑,「疫症在全球蔓延,會進一步加速以無紙化作交易的需求,而且數字貨幣在這期間試行能被更精準地投放。」

袁偉基亦表示未來數字貨幣有機會完全取代現行紙幣。他指,短期來説,因爲現時新冠疫情還沒完全得到控制,市民對現金或會比較抗拒。而長遠來説,尤其是對内地的情況,支付寶和螞蟻支付等電子支付方式盛行的部分原因是有「假鈔」出現,人們會害怕紙幣「有問題」而避免使用,「中國特別有可能用數位貨幣來取代所有紙幣,所有紙幣都會被人們少用,甚至並不被使用,最後慢慢消失。」

至於,耀才證券研究部總監植耀輝(Stanley)認為數字人民幣和鈔票短期內仍然會並存,他指香港電子支付技術仍未普及使用,他以八達通推出多年作為例子,「雖然絕大部份支付商品形式可以電子支付方式,但未能夠完全實施零紙鈔,人的慣性始終需要時間作改變。」他直言紙幣和硬幣仍然有存在價值,認為短期內數字人民幣和鈔票仍然需要並存,「若果10年後大家開始習慣沒有傳統支付貨幣,到時沒有紙幣出現亦不足為奇,但短時間內兩者(數字人民幣和鈔票)需要並存。」

數字貨幣或促使銀行業經營方式改變

2018年開始,金管局接受虛擬銀行的牌照申請。到現時爲止,已向8間企業發出虛擬銀行牌照,並全部已開始投入服務,包括眾安銀行ZA Bank、螞蟻銀行(香港)、WeLab Bank和富融銀行等。袁指出銀行業界會因應科技進步的急促步伐而作出改變。袁舉例,滙豐由上年11月1日起取消26項基本銀行服務收費,例如一般銀行服務、存款及提款服務等,以應對虛擬銀行的出現。他續指,數字貨幣的出現會減少銀行的成本,因此推測未來有不少銀行都會以虛擬銀行的形式來運作。

袁又指,銀行的經營方式改變,一部分是數位貨幣帶來的影響,而大部分是數位經濟所形成。「因爲整個世界和經濟都是數位化,就必須要數位交易」。他認爲正因數位化的改變,現在很少人會帶現金外出,「以前人們會使用現金,再轉用信用卡和八達通,未來我們所看到的世界便是數位人民幣或是數位貨幣。」

數字人民幣發展迅速 已結束第三輪測試活動

2016年,中國人民銀行成立數字貨幣研究所。根據人民銀行的資料顯示,截至2020年12月初,數字人民幣共拓展約5萬個試點場景,如羅湖區、福田區、蘇州、北京和上海等範圍進行測試,覆蓋生活繳費、交通、餐飲服務和購物消費等活動。

圖為數字人民幣發展過程。

數字貨幣如何改變移動支付生態?

在電子支付及移動支付市場層面,數字人民幣會否對微信支付、支付寶等第三方支付龍頭構成影響?植耀輝表示內地騰訊支付與數字人民幣功能相近,相關第三方電子支付平台佔內地市場九成以上。他指數字貨幣由官方辦理會使其他電子支付平台受到更大競爭,預計數字人民幣有機會成功攻佔支付寶、微信支付的市場佔有率。

他續指,雖則電子支付平台與數字人民幣兩者沒有存在既得利益關係,但若然中央希望能借助推出政策來取代原有第三方支付方式,平台將構成用户分流情況,消費者有機會傾向於使用數字人民幣。他指屆時會沖擊第三方支付的市場佔有率,至於其影響程度需視乎數字貨幣的往後發展才可作分析。

另外,坊間指中國央行推出數字貨幣後,銀行業務將會由央行全面控制,有機會淡化商業銀行角色。植耀輝表示不認同此說法,他指數字人民幣推出背後理念是加強監察資金流動性,更了解經濟實體情況,從而在適當時候「放水」。他認為長遠而言,商業銀行暫時未有因為數字人民幣推出而有倒閉情況出現。相反,商業銀行與中央銀行可以並存配合發揮其角色。

而張智威亦表示不認爲數字人民幣的推出會導致整個銀行業面臨沒落。他解釋,長遠來説,當數字人民幣大規模來進行的話,中國會邁向現金無紙化,使用數字人民幣的話亦因此會將整個金融生態完全改變,例如人們不再需要自動櫃員機和自動取款機。甚至未來連支票都可以不再需要,整個金融的設施和設備都會做出很大的改變。因此某一些銀行部門,比如現鈔部門或支票部門沒落是無可避免,但他相信與此同時會有一些部門的興起,例如信息技術和人民幣數字技術的相關部門。

粵港澳大灣區將成為試點 香港角色或有助推廣數字人民幣

在多個數字人民幣試點城市中,深圳成為率先推出紅包試點的「首發地」,植耀輝認為現時香港的角色是協助推廣數字人民幣,他指香港是全球最大離岸人民幣中心,約七成離岸人民幣在香港作結算。植耀輝強調在內地使用電子支付概念非常普遍,包括微信支付及支付寶,並認為在深圳大灣區發展數字人民幣情況相對會較香港快,「相信中央銀行更快能夠在大灣區實施推出這項貨幣。」

譚耀宗形容粵港澳大灣區是一個十分好的試驗場,因爲它的制度上不僅有內地的社會主義制度、香港和澳門的資本主義制度,而同時有人民幣、港幣以及澳門幣三種貨幣種類在灣區内使用。譚認爲數字人民幣將會完善大灣區的金融體系,同時為香港的數字貨幣發展提供了契機,「我相信,粵港澳大灣區將會為數字人民幣的發展提供良好的試驗平台,加快推動數字人民幣的步伐。」

譚耀宗表示香港作為一個國際大都市,作為「數字人民幣」跨境支付的試驗場再合適不過。可植耀輝卻認為,以目前為止香港電子支付並不普及,加上香港規模相對細,兩地認受情況不同,故香港推出數字人民幣相對有難道。他相信未來在港會逐步實施數字人民幣,但並不會即時於香港普及,更坦言暫時未見到對香港有很大情況的影響。

植耀輝表示央行推出數字人民幣能加強監察資金流動性,在適當時候增印鈔票。(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深圳居民Rebecca:數字人民幣不能取代第三方支付平台

居住於深圳福田區的方小姐(Rebecca)表示未曾使用過數字人民幣對於其操作並不了解,她主要透過抖音程式及手機網絡新聞略聽聞過數字貨幣的資訊。她認為數字人民幣並不能取代支付寶及微信支付,「微信支付寶基本已綁定所有付款方式 ,不會使用額外軟件來代替原有支付途徑。」不過,她表示若深圳推出數字人民幣她將會下載程式。

Rebecca更指出手機付款較攜帶紙幣更方便,「基本上不會使用紙幣,有手機就不會帶紙幣出街,除非手機錢包沒有增值。」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創刊於1970年,因應傳媒業變革及科技進步,發展成多媒體資訊平台,並持續更新新聞資訊。新報人奉行編輯自主,自我管理的原則,實踐新聞自由理念。

留言

【疫下年初一 市民盼疫情盡快結束 】

繼Tesla和MasterCard後 Uber宣布考慮接受加密貨幣作為支付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