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騎着「鳳凰」的坪洲「咖啡佬」 手沖一杯生活態度

從中環出發,約三十分鐘船程,紅色甲板緩緩放下,踏上坪洲土地。沿着海旁一直走,拐入小巷,鮮黃的木製大門外停泊了一輛單車。早上十點,小店還未亮燈,昏暗之中卻有具身影,伴隨著一陣陣咖啡香氣。阿逸(化名)在咖啡行業打滾十年,曾是普通咖啡學徒,更曾成為知名咖啡品牌他首席咖啡師,亦曾創業當咖啡店店主。現在,他卻以「咖啡佬」自稱,在坪洲小島上「騎住『鳳凰』沖咖啡。」為何取「咖啡佬」一名呢?阿逸笑言,此名符合現年30 歲的自己,而且符合自己「沖咖啡」的年資,加上自己「麻甩(意即:粗聲粗氣)」的個性,用「佬」來形容自己是再貼切不過。

自2020年5月起,阿逸在他居住的坪洲騎着單車沖咖啡,並到坪洲不同地方「擺檔」手沖咖啡。(相片截自受訪者社交網站)

無心插柳踏足咖啡界 一路走來全靠滿足感

十年前,阿逸對未來去向感到迷茫,他在尋找工作時,偶然看到咖啡店的招聘廣告,阿逸應聘機緣巧合地成為一名咖啡學徒,亦正式踏足咖啡行業,開展他的「咖啡之旅」。阿逸從最初無意間接觸咖啡,直到在學習沖咖啡的過程中,他漸漸對沖咖啡的萌生興趣。

阿逸發現「咖啡世界」是無邊無際,對咖啡學的所學所知,實在過於渺小。在沖成一杯咖啡之前,由種植一棵咖啡樹、揀選咖啡豆種類、烘焙咖啡豆、直到沖製一杯香濃且有層次的咖啡,咖啡師都需具備沖調經驗及知識。自此,阿逸內心對咖啡的喜愛漸漸萌芽,亦推動他專注於咖啡世界。

阿逸曾先後任職連鎖式及小本經營式的咖啡店,包括當時還未蜚聲國際的西式咖啡店,後來他更成為其中國業務營運總監。阿逸曾工作過的西式咖啡店,早期以「生活美學」作品牌賣點,他曾視其為最好咖啡品牌,但隨著品牌「爆紅」後,其公司將品牌旗艦化以開拓更多業務,阿逸認為當初「最純粹」的品牌已變質,亦不再復見。即使當時阿逸在公司内身居高位,但直到後來發現雙方的經營理念及政治立場背道而馳,於是他毅然離開該公司。「『打工』是指,在別人所制定的框架下工作,每家公司、以及人的風格都不一樣,我喜歡做屬於『我』的東西出來。」阿逸認為,開店當老闆更適合他。

縱使開店看似比「打工」更自由,可自行決定所有事情,但事實上,「開店」受到的限制遠比別人想像中更多。面對店鋪租金、經營環境等各種不穩定的因素,阿逸更需考慮周全。他坦言,即使開店也需要考慮店舖的市場定位,「其實開店沒有想像中那麼自由。」阿逸抿了一口咖啡,淡然地說。

單車與咖啡碰撞 靈感源自「偶像」

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以及店舖租約期滿,阿逸親手打理的咖啡店被迫結業。雖然阿逸失去了咖啡店,但萬萬沒有想到店舖的結束,反而造就了一個機會,讓他的咖啡生涯踏入新階段。

咖啡店結業後,阿逸選擇在自己居住的坪洲島上騎着單車,於坪洲各處停泊「擺檔」即場手沖咖啡,而「騎住鳳凰沖咖啡」亦隨之誕生。「鳳凰」意指他騎着拍檔「鳳凰單車」,其名字源於昔日香港人們用作運送石油氣的鳳凰牌單車,亦有取有鳳凰不死鳥的含義,阿逸希望藉此鼓勵自己和其他香港人要本着「打不死」精神,做任何事都秉持堅持不懈精神。

昔日過往的鳳凰牌單車已經沒有繼續生產,這輛是「高仿」製的,商標亦是仿製的,因為沒有純鐵打造,所以重量亦沒有「真貨」的一半重。

「騎住鳳凰沖咖啡」並非是阿逸的忽發奇想,他是仿效在2019年反修例運動期間,推着單車在灣仔街頭免費為途人沖調咖啡的西川先生。阿逸憶述,「我今年(2020年)失業的時候,曾經想過在這裡(坪洲)做些什麼,但我沒有什麼念頭,但在翻看手機時發現西川先生的單車照片,於是我想:不如我也試試(這樣)看。」

阿逸口中的「西川先生」是日本單車旅人西川昌德。西川昌德一直留意香港反修例運動,並對香港所發生的事情感痛心,故此他帶上改裝成流動咖啡室的單車,特意赴港為港人遞上一杯手沖咖啡。社運期間,西川先生在灣仔街頭「擺攤」,高度及腰的改裝單車上放滿了沖咖啡的工具,車身上插上一支香港區旗,並在車頭豎起一塊「FREE COFFEE FOR PEACE」的木牌,車上另一塊紙牌則寫上「知道香港的近況感到非常心痛,我從日本帶來咖啡送給香港人,希望暖和大家的心⋯⋯」

雖然阿逸未曾嚐過西川先生的沖調咖啡,卻深深感受到西川先生的用心,佩服西川先生將心意付諸行動,令阿逸深受感動。因此,他仿效西川先生的做法,騎着單車到坪洲各個角落,為島民遞上一杯手沖咖啡。阿逸亦主動聯絡西川先生,告訴西川先生正參考其行動以表尊重,西川先生對阿逸說:「繼續做下去。」

西川先生從去年年底開始,再次騎上單車、到訪日本四國島上的不同寺廟,為廟中住持沖調咖啡。阿逸坦言,「(做自己喜歡做的事)講就個個都想,但實際做到嘅,又有幾多個?」許多人對物質、生活有無數追求,但礙於工作忙碌,令人生受到過多的束縛,所以他很欣賞西川先生跳出世俗框架,自由自在地做自己想做的事。

受疫情所困,西川先生未能再次來港,但他把預先烘焙的咖啡豆送到香港,並由一群「有心人」代替西川先生與香港人分享咖啡,將心意傳達給港人。西川先生希望這次「代沖行動」能為港人再次增添溫暖,在疫境下送上祝福。

坪洲獨有生活節奏 體現無拘無束沖咖啡

以前,阿逸居住於深水埗、石硤尾一帶,因探望同事才第一次踏足坪洲,相比人聲鼎沸的市區,坪洲給他的感覺是──「寂靜」。當初他選擇搬到坪洲居住,是因爲有渡輪開往以前上班的地方,而眨眼間,他在坪洲已經住了近4年。

最初,阿逸騎着單車沿坪洲海岸為島民沖咖啡,也會到不同店舖外擺檔賣咖啡。他最深刻的經歷是,第一次騎着單車由坪洲踏到港島大坑,當時的感受仍記憶猶新,「(我發現)原來有很多事情都可以如此自由,原來做法亦可以截然不同,原來可以這樣做咖啡。」以往打工也好,開店也好,都是客人找上門來。阿逸說,別人在舉辦戶外活動時,一向會租用車輛往場地進行佈置,但對阿逸而言,他只需收拾「架撐」(沖咖啡的工具),然後騎上「鳳凰」單車往活動目的地,無時無刻、隨時隨地沖上咖啡,「感覺很『自己』,沒有甚麼人會像我這樣做。」阿逸笑言。

當他騎着單車外出沖咖啡時,單車的尾座和車身會增添幾塊木板,作為他沖咖啡的「工作檯」。

「我不想被某些東西限制。」相比往日開店當老闆,現在的阿逸卻有着前所未有的自由,每日的工作時間或地點,都由自己決定,不受別人阻撓、亦不受空間限制。現在我每次擺檔,都決定開至下午五、六時左右,惟有時因自己感到疲憊而提早「收舖」,「以前是『我』在店舖裏,現在『我』就是那間店舖。」

阿逸為檔攤設立「騎住鳳凰沖咖啡」的社交網站專頁,於專頁上定時更新擺攤資訊,若他臨時更改擺檔沖咖啡的時間和地點,亦會在專頁上提醒客人,「客人們大多都理解的,但一定存在不接受的人,不過我不在意,不來就不來吧。」阿逸記起,在農曆新年期間擺檔,客人人數較預期中多,有客人等侯得不耐煩、又要阿逸三催四請,忙碌的阿逸眼見該客人不禮貌態度,於是阿逸忍不住喝罵該客人,令客人知難以而退。記者問道,阿逸會否擔心因此而「趕客」,他坦言「客人來到這裏都會跟隨我的規矩,(客人與我)最重要是互相尊重和體諒。」當日結束訪問的時間較預定時間晚,阿逸隨即在專頁發帖文更新擺攤時間:「今天延遲至一時開門。」

阿逸逢在星期三至日都會在小店沖咖啡,拍檔「鳳凰」單車就則停泊在小店外。

無刻意計劃未來 沖咖啡代表一種態度

「外面是競爭,這裡是享受人生。」阿逸形容,自己身處坪洲猶如「避世」。談及未來打算,阿逸想過重新開店,也想過發展自家品牌。雖然他滿腦子創業念頭,但他敢肯定一件事,就是他暫時不會重返市區,「以前無論是到咖啡店上班,還是開店(營業),腦海只有『生意』二字。但在坪洲生活,生意固然重要,但這裏有足夠空間讓我思考自己想做的事。」

與咖啡結緣十年有多,因為咖啡,阿逸從愉景灣、走到上環、最後來到坪洲。「嗚嗚⋯⋯」,熱水沸騰起來,而散發的霧氣則纏繞著正全神貫注在工作台沖咖啡的阿逸。

對他來說,咖啡不單是一種飲品,更是他的生活及人生態度。他常提到,他的手沖咖啡較酸,可能有人不喜歡那酸味。阿逸認為,一杯咖啡的好與壞,在於喝者心態,「在外面(生活)又忙又急,『吃龍肉也無味』;反而(留待)這裡比較放鬆,喝甚麼都會好喝一點。」對此,他無法定論何為一杯「好咖啡」,不管喝者在咖啡加糖還是加奶,只要他們覺得好喝,那就是一杯好咖啡。對阿逸而言,現在自己每天沖調的咖啡就是「最好的咖啡」。

阿逸為自家製的冷萃咖啡和咖啡豆設計的包裝,他笑稱這是「坪洲手信」。(相片截自受訪者社交網站)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創刊於1970年,因應傳媒業變革及科技進步,發展成多媒體資訊平台,並持續更新新聞資訊。新報人奉行編輯自主,自我管理的原則,實踐新聞自由理念。

留言

【 本港新增11宗新型肺炎個案 中環滙豐總行關閉 】

銅鑼灣海宮大廈及海都大廈居民完成檢測 無人確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