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華爾街賭場概念股(WSB)股價異動 新手入市要理性


「某一晚我剛好在討論區上看到有人談及GameStop(GME)股票,有人說這隻股票的沽空率很高,有機會出現挾淡倉的情況。看了兩三小時後,我覺得GME有機會大升,便以5千元入市。」李智霖是一名大學生,眼見去年出現大牛市,在瀏覽連登討論區上談及GME股票的帖文後,便把用於交學費的積蓄投放在股票市場中。

可惜,對於股票買賣認知不多的他,面對異動股的波幅未能清楚分辨形勢,更被「賺快錢」的心態使自己不經意間如同賭徒一樣,決定「撈底」,以為GME的股票會如同先前數次般,股價稍稍回落後再創新高。直到GME跌至60多美元比1月28日的最高位483美元大跌超過8成時,他才接受現實, 虧損約1萬元離場。

GameStop股價異常波動:沽空機構與散戶的角力

「沽空」意指投資者因看淡某股票,在沒有持有該股的情況下,借入並出售該股票,投資者須在未來買入股票以作歸還。當投資者購回股票的價位低於早前賣出的價位時,他們便可在買賣差價中獲利。而這個挾淡倉行動是源於年初時在美國知名網上論壇Reddit的一個關於投資的子論壇wallstreetbets(華爾街賭場WSB),有網民看見電子遊戲銷售商 GME, 因經營前景暗淡,被華爾街沽空機構看淡且大量沽空,所以號召散戶投資者大量買入GME股票,然後持有不放,令股價上升,以迫使沽空機構止蝕,買貨回補空倉,俗稱「挾淡倉」。

在買盤追入及平淡倉的情況下,該股股價將被挾高,導致借貨沽空的投資者輸錢。當時GME的沽空比例高達138%,若然沽空機構需要平倉,則需將市場上所有流通股數買入才成。這行動被認爲是真實版的《進擊的巨人》, 由一眾美國小散戶聯合起來對抗華爾街大鱷。

除了美國散户外,其他地區的投資者隨後亦紛紛加入戰線,務求迫使沽空機構以高價來購入散户手上的GME股票作平倉之用。GME的股價在1月25日起一周之內由40美元抽高至483美元,升幅逾10倍,導致該股股價與其實際業務嚴重脫離關係。同時亦帶挈其他同樣因被沽空機構看淡賣空,而被美國網民在WallStreetBets論壇上討論的股票,即所謂的WSB概念股,如AMC院線、高斯電子(KOSS)等,股價攀升。惟在2月2日,包含GME在內的WSB概念股股價開始出現顯著下跌,GME的股價跌幅更高達60%。

獨立股評人David Webb在其旗下網誌「Webb-site.com」發表文章,認為除非GME配發新股,否則其炒賣熱潮最終會如同泡沫般爆破。當前期進場的投資者在高位沽貨離場後,在最後階段買貨的投資者則需「接火棒」,由他們承受因泡沫爆破帶來的虧損。他又指,「Webb-site.com」從來沒有交易過GME股票。

新手入手GME 輸掉本金得不償失

不少人也是因GME事件而開始接觸股票市場,Jacky Leung也不例外。「因為一些討論區上的熱門帖文,經常都會提及『股神』、財務自由、本金少也能賺到十幾萬等的說法,讓我對股票產生好奇。」Jacky和李智霖一樣,也是從討論區上看到網民們的股票分析和討論,了解到GME升跌的前因後果,便決定入市。

新手入市,Jacky的父親主動給予他一筆約兩萬元的本金,Jacky笑言:「我不知道他是放心,還是覺得這是一筆閒錢,他只是說不想放在銀行蝕通脹。」 對股票買賣接近零認識的他, 甫入市便購入20股,「 一開始我有2萬5的本金,在1月25日GME還未高升到高位時,購入了20股,當時的購入價是90美元。到GME的購入價上升至300美元時,便放了5股⋯最高峰時期,GME股價為400美元1股,我的總資產有6萬5港元。」最後在2月23日時,Jacky虧損了1千元。他坦言日後依然會選擇大家熱捧的賭場股,不過不會再像初次投資時把本金完全投放在賭場股上,會嘗試以小額投資的方式小心入市。

GME突然爆升咗,Jacky的資產也突然地增加咗了一個Double 。(受訪者提供)

歴經GME事件後,李智霖和Jacky Leung都有繼續購入股票,不過都轉向長線投資,李智霖希望能在投資股票上獲得穩定增長和回報,不再太短視,一心「搵快錢」;而Jacky則發現自己承受不了股票大升大跌帶來的壓力,雖然二人初次投資的結果不似預期,小則輸數千元,大則輸掉自己的學費,但似乎也開始摸索到自己投資股票的方式。

曾任上市公司執行董事的財經專欄作家渾水認為GME事件對散戶的投資模式帶來了轉變,「現在的散戶好像大膽了...投放的注碼比之前更加進取。」他也指出GME事件後,有些投資者眼見身邊的人從中賺取到一大筆錢,因而驅使自己進入「賭場」。他説:「大家好像覺得很容易便能賺取『快錢』,便會衝進去進取地賭博。」

「我由上年12月開始接觸美股,都是買一些規模較大的公司的股票,要求穩定的回報。但見到朋友因GME股票而大賺一筆後,我便買入了其他WSB系列概念股,希望能藉着市場炒賣賭場股的風氣從中獲利。」現正就讀科技大學商學院的蔡潔雯於1月份購入高斯電子以及AMC股票,隨後於2月份賣出,惟兩隻股票均沒有為她帶來收益,更成為她在購買過的股票中虧損最嚴重的兩只隻股票。當中以高斯電子的虧損最為慘重,蔡潔雯當時的購入均價為約124.4美元,賣出均價為約49.7美元,買賣差價約75元。

今年剛畢業,現正從事教育工作的Samatha Yeung表示,自己原本沒有買股票的習慣。但1月份的時候,身邊的朋友都在談論GME事件,令她產生了購入該股的念頭。「當時身邊的朋友都在賺錢,令我有種覺得自己吃了虧的感覺。」Samatha形容,當時看着股價跳動的情況就像坐過山車一樣,「這次是我第一次買股票,我很緊張,很害怕自己會虧本。於是我整晚都盯着手機螢幕,觀察股價的變動,真的令人緊張得受不了。」Samatha 最終於買入GME的翌日便以買入價之上賣出了該股,賺了約一萬八千元。雖然有收益,但Samatha卻表示自己不會再買WSB系列概念股。Samatha笑稱:「我很清楚知道自己這次只是幸運而已,下一次未必會有這樣的好運。而且我不想再體驗這種緊張的感覺了。」她認為,這類異動股升幅大,跌幅也大,風險實在太大,故她不願再冒險買入WSB概念股。

Samatha的證券賬戶中盈利最多的股票為遊戲驛站,總共賺取了約一萬八千元港幣的利潤。(受訪者提供)

散戶逼空下的另類贏家

親身嘗試買入WSB概念股後,有人能從中獲利,有人輸掉本金,得不償失。在這之後,投資者的投資策略和所挑選的股票也有些改變,例如李智霖和Samatha不願再冒險,Jacky則改以小額投資方式,他們都希望能避免承受太大風險。在挾淡倉的情況下,對於公司也有意料之外的影響,新冠肺炎肆虐全球,AMC院線在疫情之下陷入經營危機,渾水指出AMC院線雖然被挾淡倉的情況也十分嚴重,但也間接影響了公司的發展「 AMC趁機進行股本增發,變相在市場成功集資,(挾淡倉)對於公司來說就像突然有好事發生, 公司突然可以有機會將股票再增發,至少公司在營運上額外獲得多一筆資金,能繼續經營。」

WSB概念股如賭博 投資者需回歸理性

樹仁大學經濟及金融學系助理教授袁偉基提醒一般投資者在交易WSB概念股時應盡量避免使用衍生工具,「這類股票風險較高,升跌幅較大,沒有相當財經知識的散戶最好不要使用衍生工具,否則股票暴跌的話,投資者的損失可能遠多於其投資的金額。」他認為,投資者在作投資決定時同樣應將公司的基本面納入考慮範圍之內。

渾水以賭博形容WSB概念股的的交易,但對於這類型的投資,他提醒投資者要知道自己如同參與賭博一樣,「你清楚自己是在賭博、投機,而非正在做什麼分析,有這種心態,那麼進行WSB概念股,抑或是衍生產品的交易也沒有對錯之分。」擁有正確的投資心態對於股票交易相當重要,否則如同上述兩位受訪者,眼見股票升幅大,「心紅」希望在短時間內賺取一筆可觀的收入,錯判形勢,最後輸掉本金。渾水提及股神巴菲特所推崇的價值投資法,則指先了解公司的營運狀況,再從中尋找其價值,長期持有,「 這是教科書所講、最正當的方法,即使不跟從,也要分清楚自己的投資動機,是為了追求價值、投入中長線投資,抑或是純粹一時的快感、進行賭博性投機。」 ,而針對類似GME的賭場股來說,渾水提醒投資者不要「撈底」,以「溝平成本價」的心態入手「千萬不要這樣做, 因為只會令自己輸得更多。」

「當然網上世界有很多口號,例如YOLO,You Only Live One,聽著似乎波瀾壯闊般,但資本市場的世界沒有這麼浪漫激情的因素,都是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所以都是要回歸理性。」除此之外,渾水指出GME事件為人們透視了市場上的現象和荒謬,一直確信的理念以及認為理所當然的也會被推翻「GME事件透視了一些相對不太公平的現像出現,例如一些證券商突然限制投資者的交易,這是乎與美國股市相信的意識形態:自由市場、尊重私有產權的信念有些衝突。」

近日GME的股價出現第二次暴漲,股價在2月24日收盤暴漲近一倍至91.71美元。盤後再升87.5%,收報171.96美元,並在3月10日重回近350美元的高位。惟之後數日股價回落,截至3月15日收盤,其股價維持在220.14美元。

《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

新報人(SPY)創刊於1970年,因應傳媒業變革及科技進步,發展成多媒體資訊平台,並持續更新新聞資訊。新報人奉行編輯自主,自我管理的原則,實踐新聞自由理念。

留言

觀塘公共運輸交匯處今啟用 市民表示新巴士站候車更舒適

港股第二季首日高收 展望4月科技股帶動大市反彈